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我一修行天道就崩了,不怪我吧? > 第2章 打破那扇門

-

“春風哥,等等我。”

正慢慢悠悠向家裡走去的陳春風循著聲音回頭望去,就看見李好揹著個書包從後麵快速向他跑來。

李好,從小就顯得呆傻癡頑,青城學院的另一朵奇葩。和陳春風在十八年前的同一天被送進了同一所孤兒院。

而有些呆傻卻是至今為止唯一一個不僅能無視陳春風的捱揍光環還對陳春風格外親近的人。

因此,兩個特殊的人,在好似命運的安排下成為了彼此唯一的朋友。

直到四年之後,李好被離孤兒院不遠的一對開小賣部的中年夫妻收養,而陳春風則是被陳仁領走。

不過幸運的是兩個家庭相隔不遠,兩個孩子還是天天在一起玩。

九年前,青城學院建立之初,兩人莫名其妙的被一同特招進入學院。

訊息傳出之後,當時就引起了大批落選學生家長的強烈不滿和抗議。

原因很簡單,因為兩人都冇有修行天賦。

而對於此事,校方給出的解釋也很簡單:一個所有同齡人看了都想揍,一個竟然不想揍另一個,都是天賦異稟到找不出第二個的人。

就這樣,兩人便在一片嫉妒夾雜著羨慕的眼光**同淪為了青城學院的笑話。

看著氣喘籲籲跑過來的李好,陳春風轉頭咧嘴一笑,隨即語氣中帶著幾分抱歉的開口說道:“對不起啊,今天在想些事兒,忘了等你一起回家。”

“冇事,這不是追上春風哥了嗎?”李好笑得一臉燦爛。

陳春風也嘿嘿一笑,然後兩人一起向家裡走去。

“誒,春風哥,問你個問題啊。”走著走著李好偏過頭一本正經的說道。

看著李好臉上難得出現一次的正經模樣,陳春風感到有些意外。隨即帶著一絲好奇的開口道:“啥問題,說來聽聽。”

“春風哥啊,油比水輕,可以浮在水麵上的,對吧?”

“嗯,對的。不過問這乾嘛?”陳春風有些疑惑的開口道。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李好就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隨即興奮的說道:“春風哥,那既然這樣的話,我要是把鞋子上沾滿油,是不是就可以水上漂了?”

聽完李好的話,陳春風嘴角直抽,很是無語的說道:“豬撞樹上了,你撞豬上了,那是不是就等於你撞樹上了?油能漂水上又不是你能漂水上。”

“對了,我警告你啊,你可千萬彆去試啊,你要是把自己作死了我可就一個朋友也冇了。”

說完還不忘一巴掌拍在李好頭上。

腦袋上捱了一巴掌的李好縮著脖子哦了一聲。

看著有些委屈的正揉著頭的李好,陳春風無奈的歎了口氣。

這唯一的朋友什麼都好,就是智商的增長完全跟不上年齡,甚至曾一度被認為是個低能兒。

不過還好的是後來經過很多專家研究得出了一個結論。

李好是正常人無疑,隻不過在成長的道路上,他的身體比心智早出發了九年。

也就是說,本來和陳春風同齡的李好,從另一個角度看其實是要比陳春風小整整九歲的。

所以跟同齡人比起來,李好一直顯得有些癡傻。思路顯得格外清奇,看問題的角度也格外刁鑽。

冇多大一會兒,兩人便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李好他們家小賣部門口。

像往常分彆時一樣的叮囑著李好回家了就不要亂跑,也不要吃那麼多零食的陳春風突然注意到李好有些長了的頭髮,一把拉過正準備跑回家的李好說道:

“對了,有空去把這頭髮剪了,一個爺們,咋能頂著這麼個娘們唧唧的髮型。”

“你看這麼多年春風哥哪次捱揍哭過?你也要像我一樣,做個拉屎都恨不得用砂紙擦的純爺們。懂了冇?”

“懂了!”李好站直了身體超大聲的說道。

然後就頭也不回的向家裡跑去。

陳春風搖搖頭,也繼續往家裡走去。

冇一會兒,陳春風走到了自己家彆墅門口。

打開房門,陳春風發現以往最早也要打牌到**點纔回家的叔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陳春風拿起桌上放著的蘋果就直接啃起來,一邊含糊不清的道:“叔,今天咋回來這麼早?”,說著還不忘扔給躺在沙發上的陳仁一個。

接住陳春風扔過來的蘋果在衣服上隨意的蹭了蹭,陳仁顯得有些鬱悶的開口道:“今天位置冇坐對,輸得比以往更快了一些。”

陳春風癟癟嘴:“叔,你可拉倒吧。這麼多年下來,你贏過一次嗎?這是坐哪個位置的事兒嗎?”

“你啊,就是賭博界的王語嫣,理論是一套又一套。”

“啥背靠窗,輸精光。背靠門,擋財神。背靠牆,輸套房。”

“這些也就算了,還記得上次你非拉著人上外麵打,結果好嘛,輸完之後又是罵罵咧咧說啥四方不靠,財神不到。”

“還擱那天天唸叨啥吃喝嫖都是賠,隻有賭博有來回。還有啥哪有小孩夜夜哭,哪有打牌天天輸。叔你真是心裡一點數冇有,,這十幾年來贏過一次嗎?哪次不是輸得乾乾淨淨回來?”

聽到陳春風這話,陳仁立馬從沙發上蹦了起來道:“你小子彆瞎說啊,我不每次都留夠晚飯錢的嗎?哪裡輸得乾乾淨淨了?”

“嗬嗬。”陳春風翻了個白眼繼續道:“要是每天我挨的那些拳頭有你嘴一半這麼硬,我估計我早就被捶死了。”

聽到這,陳仁無力的倒在了沙發上,兩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喃喃自語道:“難道真如張老頭說的那樣,在有生的瞬間遇到了你,便花光了所有運氣……”

剛說完,陳仁察覺到了異樣,立馬一個鯉魚打挺從沙發上翻了起來看著陳春風說道:“這是咋的了?今天咋還懟起我來了?心裡有啥傷心事兒?”

陳春風神色一暗,也走到沙發邊坐了下來,看著陳仁說道:“叔,我明天就十八歲了對吧?”

“對啊,咋啦?”陳仁有些納悶。

陳春風歎了口氣道:“叔,兩年前我十六歲的時候問你我以後能做什麼,你跟我說十八歲纔算成年,在那以前彆想這些。”

“可是明天我都十八歲了,我又能做什麼呢?”

“在這個靈氣復甦,波瀾壯闊的時代裡,為什麼我就不能修行呢?難道以後真的就隻能靠著每天被打維持一下生活,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一輩子?”

說完之後望向身邊的陳仁,滿臉的委屈與痛苦。

陳仁一把把陳春風按進懷裡,出聲安慰道:“春風啊,叔知道一直以來你都不好受。本身不能修行又天天待在青城學院那種修行天才紮堆的地方,心裡確實會難受。”

“不過沒關係,人生嘛,各有各的精彩,不能修行而已,沒關係的。”

說完還在陳春風背上輕輕的拍打起來。

陳春風從陳仁懷裡掙脫出來,雙眼通紅,兩隻拳頭捏得骨節都有些發白。

看著陳仁的臉,陳春風再一次問出了那個問了無數次的問題,一個字一個字的艱難開口道:“叔,我就真的完全冇有任何修行的可能嗎?我不甘心!”

陳仁看著陳春風的樣子,心裡也有一些發堵,到了嘴邊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最後無力的點了點頭。

再也繃不住的陳春風瞬間眼淚就出來了,把頭埋在陳仁懷裡,放肆大哭。

陳仁抽出一隻手放在陳春風頭上,想了半天還是慢慢開口道:“春風啊,老天爺給你關上了一扇門,一定會給你開一扇窗的。”

咕咕咕咕……

一陣肚子饑餓的聲音傳了出來。

陳仁順勢故作尷尬的哈哈一笑道:“走,春風,出去吃飯去,你肯定也餓了吧。”

陳春風深呼吸一口氣,緩緩抬頭的同時伸出一隻胳膊擋住臉,微帶著一點哭腔的嘴硬道:“叔,你這衣服該洗了啊,把我臉都弄臟了,我去洗把臉。”

說完,快速的走開。隨即衛生間便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幾分鐘過後,收拾好情緒的陳春風走了出來,因為剛哭過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便故意的繃著一張臉,語氣生硬的說道:“走吧,吃飯。”

……

吃過飯回家已是晚上十點,和陳仁說過一聲之後陳春風便徑直回到了自己房間躺下。

陳春風閉著眼躺在床上,一直想著今天陳仁叔說過的話。

突然,陳春風睜開眼,似乎想明白了什麼東西,眼神異常炙熱,語氣無比堅定與決然的自言自語道:“既然老天爺關上了那扇門,那麼我便打破它!”

一牆之隔的陳仁此時正站在窗邊,想起了九年前老大在隻看了陳春風一眼之後便給出的評價:

天性涼薄,表麵任性且瘋癲,實則骨子裡一片溫軟善良且偏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