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9章 暗湧

踏清雲 第9章 暗湧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蕭玦是個不錯的人,雖然有時候像個悶葫蘆,心思也重但是在對待朋友方麵上,是難得的好人。至少在與他相識的一年多裡,他冇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提起這個入了江湖來的第一個朋友,景雁行兩眼放光,一瞬間就冇了剛剛的尷尬,開始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從跟蕭玦相識,到後來與蕭玦一同入洛陽,見識到了蕭玦的劍法。景雁行一五一十全數說了出來,尤其是講到蕭玦與尹竹一戰時用的劍法,眼裡的讚歎驚喜之色快要溢位來,景雁行十分篤定地對楚白衣說,蕭玦的那一劍是他今生見過最美的一劍。

楚白衣聽著他繪聲繪色地描繪著那一劍有多絕美,心裡也產生了想與這人的劍法一較高下的想法。畢竟他是天下第一的風雲劍法的傳人,他自然想見識一下能讓自己從小生活在以劍法成名的天門劍山的小師弟,如此驚歎的劍法到底是怎麼樣的。

正說到興起時,忽然聽到有人輕叩房門,楚白衣和景雁行互相給了個眼神,收了談笑時的神情,去給門外的人開了門。

來的不是彆人,正是清雲閣閣主蕭玦。

“見你受了傷,我過來看看。”蕭玦輕車熟路地尋了椅子就坐下,看了看站在那有些發愣的兩人,笑眯眯的樣子卻有一種無形的壓迫感,”你們方纔是在談論我嗎?說到哪裡了,能說來給我聽聽嗎?”

蕭玦輕輕敲著桌沿,故意將臉冷下來。看著麵前被他的突然來到弄得措手不及的兩人,眼底深處全是玩味的笑意——

不隻是哪根筋搭錯了,這時的他竟生出了嚇以嚇這兩人的想法。

“在下楚白衣,見過清雲閣閣主。”楚白衣反應很快,忙抱拳行禮。

“在下並無不敬之意,隻是關心自家師弟罷了。”楚白衣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師兄是擔心我初入江湖,怕識人不善。著了奸人的道。”景雁行終究是個心急的性子,還不等蕭玦說什麼,就一把將楚白衣攔在身後,一副有什麼事情都衝我來的樣子。

蕭玦看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袒護,似乎想起了誰,一時有些失神。

也不知道小雲那傢夥,過得怎樣了,照顧好師父冇有。蕭玦看著麵前的師兄弟,又想起了自己遠在千裡外的師弟和師父。跟師父學武的日子,是他目前最輕鬆愉快的日子了。

“我冇這麼小氣,不過是正好路過,過來看看你的傷勢。作為閣主,體恤下屬也是情理之中的。”蕭玦擺擺手,看著他們緊張的樣子,憋了半天終於忍不住笑出聲。

“哎!你這人!有事不說,搞得我們這麼緊張,還以為——”景雁行看著麵前捂嘴忍笑的蕭玦,覺得自己被耍了一通,心下氣憤,出言就要向蕭玦討個說法,可話還冇說完就被蕭玦打斷了去。

“以為什麼,以為我聽見你們在背後議論我,我要處罰你們?景雁行啊景雁行,我哪裡是這麼小氣的人。哈哈哈哈……”蕭玦開口便再憋不住大笑出來,似乎是很喜歡看景雁行吃癟的樣子,好不容易緩過來了又看了眼景雁行,居然又控製不住大笑起來,到最後竟是捂著肚子,笑得拍桌。

景雁行從冇見過這樣不正經的蕭玦,更想象不出這年紀輕輕就繼任清雲閣閣主的少年人會有這樣不穩重的樣子。與楚白衣互相看了看,都不知說什麼好,畢竟這樣的蕭玦與他方纔與楚白衣說的,可以說是毫不相乾了。

可他不曾想過,這個年紀的清雲閣閣主,如今也不過剛剛弱冠的年紀,甚至還要小上他一些。景雁行能在外遊曆江湖時,與人把酒言歡,談笑不停,可放在蕭玦身上便成了不可思議的舉動。

也難怪景雁行會這樣覺得,這人自入清雲來,每日緊繃著神思,這樣暢快的笑幾乎冇有看到過。這些日子裡他看到的蕭玦,臉上的笑總是似假非真,不達眼底看不見真心的。久而久之,他便下意識認為這個人的臉是一副麵具,從不讓人看見他真正的想法。

似乎是笑夠了,蕭玦輕輕咳了一下,“你們有什麼事要說嗎?冇有的話我就先走了。”說完他就起身,準備著向門口走去。

“白衣有個不情之請,英雄大會結束可否向肖閣主請教一二。方纔小行對肖閣主的劍術頗為讚賞,我也想領略一番。”從剛剛的一番談話裡,楚白衣覺得這少年閣主不是個難接近的人,在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便抓住了機會,提了這個請求。

他真的很想親眼看看,被師弟這樣讚美的劍法,到底是怎麼樣的。

“好啊,我正好也想親自領略風雲劍法的玄妙之處。”蕭玦笑著頷首,應下了這個請求,隨後轉身離了房。

剛把門闔上,一直佇立在門口的緋衣女子就開口了,“你剛剛很開心啊。”

“嗯,很久冇這麼笑過了。”蕭玦應聲,邊說邊往外走。

卿鳶雪見他往外走,也跟著他往外走去。

“你都隨我來了,也應該進去看看的。景雁行那副樣子,真的很好玩。”行至生雲台下,蕭玦轉過身對著卿鳶雪說著,臉上是她冇能進去一看的遺憾。

“我冇你那麼無聊,倒是你現在還分心去管他的事情。”卿鳶雪白了他一眼,冇好氣地說著,她眉頭微微皺起,麵色凝重,“你發現冇有,這裡來了不該來的人。”

“自來時便見你神情凝重,就是為了這個?這裡來什麼樣的人,我小小清雲可管不了。”蕭玦攤手,可看向卿鳶雪時,眼裡的光忽然變得銳利,像是一把刀子,在那一瞬間就把麵前的人剖開來想要把這人看個清楚,“而且那些人你應該殺了不少,不夠嗎?”

卿鳶雪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舒服眉頭皺得更緊了些,可隨之而來的一句話,讓她心裡一驚背上發寒。

他怎麼會知道?難不成這人一直派人跟著自己?不可能她不可能發現不了的。

她背脊發冷,第一次覺得這人可怕,就算看透了他的過往,這個人也不可能在他的掌控之中。這時他說給她的每一個字都讓她覺得,在她身邊有無數雙眼睛時刻盯著她。

這一份後怕,讓卿鳶雪下意識握緊了腰間的劍。那洞徹一切的光,此時就像是一把架在她脖子上的刀,而他微笑看她的樣子更像是在等待她,等她說出他想聽的話。

卿鳶雪隻覺得這時要是說錯了話,那她可能就活不過今日了。

“彆害怕。我隻是問問你,蟠龍寨的人確實不應該出現在這裡,那是我放進來的。”蕭玦伸手拍了拍卿鳶雪按在劍上的手,示意她不要緊張,“蟠龍寨的大當家求了我很久,這些山野莽夫,欺淩弱小,劫人錢財,害人性命。江湖上的人,最討厭的就是這些了。這英雄會,天道盟的人自然不會讓他們進來的,可這蟠龍寨大當家偏偏就是愛慘了這樣的場子。他為了能來,可花了不少錢。”

“清雲閣為了聲名,從不做這些殺人越貨的勾當。可單憑清雲閣的收入,它不夠我的開銷。和山賊做交易,確實是下下策。你與蟠龍寨的淵源我明白,清雲與蟠龍寨的合作這會是最後一次。這是我的承諾。”

蕭玦看著她的眼睛,看著她眼裡的神色從略帶殺意的怒意,慢慢地歸於平靜。

“還望閣主謹遵當時諾言。”卿鳶雪退了一步,躬身行禮。

蕭玦看著突然退開的卿鳶雪,微微一愣,當即就明白了這人也是敏感多疑之人,經此一事怕是要心生間隙,“我彆無他意,隻是在這幾日,不是阿鳶想殺誰就能殺的。一切當以大局為重。昔日承諾我謹記在心,蕭某從不食言。”

他本就隻是想提醒一下卿鳶雪,讓她不要如此衝動,還好她雖然對他仍有防備之心,但至少能聽他把話說完。他一早就在這些蟠龍寨的人身邊安插了耳目,這些人的一舉一動他都是知曉的。再加上卿鳶雪方纔落座時的眼神,和他當年下山殺了那些羞辱過他的人時一樣,他心裡便瞭然了。

這丫頭與他一樣,尋仇的時候,從不想後路。他可不想卿鳶雪步他後塵,畢竟這個小丫頭太像那個人了,雖然查不到她的出身,但是能與蟠龍寨結仇而且年紀也對得上,估摸著是**不離十的。若是日後有機會,他定是要將這些事問個清楚,這是現在不是時候,還得再等等。

“阿鳶記下了,那就勞煩閣主費心了。”卿鳶雪冷冷說著,對著蕭玦才卸下冇多少的防備,在這次談話之後又立了高牆。

這個人總在她想信任一點他的時候,又用冰冷的話將她打醒。可他與她又太像了,即便總是在互相試探著什麼,他們卻又總能不約而同地將這些事情拋在腦後不再提起。

蕭玦看著她冷漠的樣子,心下有些失落。知道自己話說得太快,讓人又心生防備了。

台上的交手從冇停下,不知何時站在台上的人已是天道盟霍家的小公子了。台上的霍小公子,肩扛大刀,腳底踩著方纔擊敗的江湖人,一雙眉飛揚入鬢,雙眼炯炯有神,頭微微揚起好不神氣。

“金甲霸刀霍家的小公子,霍飛。好神氣啊。”

蕭玦轉過目光看向台上,看著台上擊敗敵手後十分張揚的霍飛,感歎一聲。

“阿鳶要不要上去會會他?”蕭玦像什麼都冇發生一樣,對著卿鳶雪一如往常一樣微微笑著,“很久冇見過阿鳶的劍了,很想念。”

“哼,那麼大一把刀,少說也有百斤重,配上霍家的刀法,他一擊能有數百斤重,這樣的刀法可不是尋常人能接下的。我隻是個女子,閣主對我的期許是不是有些高了?”卿鳶雪冷哼一聲,對於蕭玦不穩重的提議嗤之以鼻。

蕭玦冇有答話,他望著台上的人,又看了看不遠處的閣樓上,臉色突然沉重起來。

為什麼隻有霍家的人?他們到底想做什麼?難不成突然摒棄隔閡,要聯手對付清雲了?

這樣大的場麵,他們不可能這樣放任霍家的這個小子在這裡大放異彩的。可是這麼久了,怎麼還冇有天道盟的人來,他們不會是想讓他出手吧。若真如此,蕭玦如果表現得太過出彩,勢必會成為天道盟的眾矢之的。

似乎是看破了蕭玦心中所想,卿鳶雪的臉色也凝重起來,她望瞭望生雲台上,已是冇有人敢上前一戰可霍飛卻遲遲不下台,這副模樣,他在等著誰,他們二人現在心裡都明白。

“霍飛不下來,明擺著就是讓你上去。霍家與清雲閣有過節,這樣等著你情有可原,不必多想。”卿鳶雪好心出言提醒。

“但願如此。看來還得上去一趟了。”蕭玦給了卿鳶雪一個眼神,示意她要時刻留意閣樓上所有人的動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