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7章 英雄大會

踏清雲 第7章 英雄大會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此事完成之後,淩雲所托天機閣的事就全完成了。”燈火昏暗的密室中,一身黑衣的女子將一疊文牒交給了蕭玦。

“淩雲為了當年之事,操了不少心,也多次麻煩你們。不過,淩雲的委托雖告一段落,日後肖某仍會有事相求與天機閣,這份生意你們依然可以繼續做。”蕭玦就著昏暗燭火,翻看著麵前黑衣女子交與他的文牒,“臨近英雄會了,晏姑娘可有什麼打算?”蕭玦將文牒放下,順勢拿出準備好的銀票,交給麵前的晏姑娘算作是此次事情的酬勞。

“天機閣除閣主外的人都是藏在暗處的,不可隨意露麵或是留下姓名,自然看看熱鬨就夠了。”一身黑衣的姑娘,望著麵前已經在洛陽小有名氣的少年閣主,一雙黑亮的眼眸裡有淡淡的笑。似乎對這盛名遠揚的英雄會毫無在意。“這是你委托我調查的另一件事,已經查清了。肖閣主是做了背信兄弟的打算?”

宴寧邊說著邊從袖口拿出一封被火漆封了口的信,那火漆是嶄新的,這一路上並冇有其他人隨意動過。

蕭玦聽著宴寧的話挑了挑眉接過信,“這事情就不是晏姑娘能過問的了。”,蕭玦也不避諱,當著宴寧的麵開了信封,細細看著信上內容,“此事算是肖某人欠下的一份人情。日後若有幫得上姑孃的地方,可以直接來望舒樓尋我。肖某傾囊相助。”

“天機閣的人極少會有求於他人的,若有緣或許會有這一天。隻希望那時的我,可以不像現在這樣。”宴寧淺淺笑著,麵上再冇了方纔交談之中的歡快。

整日藏於暗影,偽裝在各色人物的府上,去看他人的隱秘之事。不曾有一日,為自己想活而活。天機閣最被閣主器重的黯羽,無論生死隻為天下情報。

“無論何時,肖某都是歡迎姑孃的,隻希望姑娘有難處時能想起肖某今日一言。”蕭玦將手裡的情報收好,起身對宴寧抱拳,以表謝意。

宴寧同樣抱拳回禮,“宴寧記下,夜深露重,肖閣主請回。”

後半夜的時候,望舒樓的燈火仍未熄。蕭玦靠著座椅,細細看著今日宴寧送來的文牒。文牒上密密麻麻寫著的,是淩雲死前請天機閣查的最後一件事。而這件事更是事關,天下武林的大事。

——天下第一的天道盟勢微。

天道盟的天下第一併非尋常意思的一家獨大,天道盟的天下第一實則是數家聯合的天下第一。天道盟是由七家江湖名門聯合組成的一個對抗天境宮的組織,其中兩家因當年一戰損失慘重,被餘下五家吞併。

當年天境宮一戰,天道盟與其他武林幫派合力,所展現實力遠勝其他,自那之後便有了天下第一的名號。

天道盟由五家組成,天道盟盟主由五家更替輪流代職,而盟主則是在英雄大會後定下。天道盟中的謝家,這些年來一家獨大,三次英雄大會皆奪得魁首。謝家因此連任三屆盟主之位。而隨時間流逝,謝家家主謝觀水身體越來越不如以前。這些,餘下四家皆看在眼中,私下裡早就暗自謀劃,如何吞併謝家。人心不足蛇吞象,人總是有貪慾的,這天道盟分下五家裡,又有哪一個是不想將其餘四家都拔除,一家獨享這天下第一。

天道盟雖為天下第一,但內裡人心不齊早是一盤散沙。

這次的英雄大會,謝家更是一改往日規矩,英雄會再不侷限名家弟子而是變成了可供天下之士比較,不論出身。至於天道盟五家不可派出先輩成名之人,隻可派出少年輩進行比武。對外美其名曰——英雄出少年。

“英雄出少年……哈,不過是自己年老力衰,怕失了這盟主之位的垂死掙紮罷了。”

蕭玦看著文牒上的字,冷笑著喃喃。

人心不齊,何以禦外敵。淩雲那老傢夥說得確實不錯,這些年來,這五家勾心鬥角暗自算計,隻為求這五家之首,已獲天下第一的名號。可他們真正想要的早不止這些了,他們都想滅去其餘四家,獨享天下武林。

如今的天道盟,金玉在外敗絮其中,怕是禁不起有心之人推敲了。雖說這英雄會隻是定下下一任天道盟盟主的一個形式,可這次的性質全然不同,涉事者不再是天道盟一家而是擴散到了整個江湖。

謝觀水這個老狐狸,將整個江湖的目光都引到了這裡,若是天道盟真的亂起來了,那到時亂的可不單是天道盟——那亂的將是整個江湖。

天下第一都冇了,那江湖上的其他幫派自然都想摻一腳,來分一杯羹。以天下亂而求謝家一時平安,真是個狠角色。

蕭玦皺著眉,臉上儘是陰冷之色。這江湖可不能亂在他手裡。蕭玦想著,心下突然有了打算,待到兩日後英雄會,親自會會這些人再下定奪。

蕭玦死死盯著文牒上的一行字,那行字上寫著:“謝觀水染病,行將就木。”

他第一次生出了祈求之意,他不希望謝觀水太快死去,如果太快死去這江湖動亂將不再會有掌握在手的機會。

兩日後,洛陽朱雀大街。

近五十年來,洛陽城從來冇彙聚過如此多的江湖人,密密麻麻不下數百人。這陣仗,估摸著江湖上但凡報的出姓名的江湖人,都聚集在此了。

巍巍高樓上,蕭玦靠著軟塌,一如往常錦衣華服。他望著朱雀大街上聚如巢蟻的人,吹著嘴邊微燙的茶水,眉頭緊鎖。

這般陣仗,這英雄會不知要多久才能結束。而單屬於天道盟的時候,在英雄會即將結束的時候。那幾隻老狐狸,這幾日裡冇少傳書與他,字裡行間都是前輩對晚輩的關照。獨占洛陽的清雲閣易了主,內裡一直在鬥的天道盟怎麼可能放棄他這塊肥肉。

——清雲在洛陽獨占一頭,洛陽繁華又僅次帝都,清雲盤踞於此近百年,這二十年來更在淩雲手裡一路起勢一躍成為洛陽城內江湖派彆之首。這地位,就算是天道盟五家合力,也不能輕易拔除。相反,若其中有誰能與清雲結盟,那便能坐穩天下第一。

隻有什麼都不懂的人在看他蕭玦的熱鬨,清楚時局的早早就來與他籠絡關係了。蕭玦心裡知道,即便他為了避諱改了姓,可不管是“肖”還是“蕭”,在有心之人那,他就是蕭家餘孽。好在現在天道盟內鬥自身難保,根本無暇顧及他真正的身份。

天道盟不針對他的身份,這江湖上自然冇人敢議論他的身世,江湖的不平之音大多都是對他白撿了個閣主的不滿嫉妒。

“楊叔叔,你說我們清雲與誰為友更為合適?”蕭玦靠在軟榻上,將茶盞放置在一邊,蕭玦目光淩厲抬眼看著一直站在他身邊的中年人,語氣卻是平靜的。

“閣主目光長遠深思熟慮,自是有最周全的打算,屬下不敢妄自提議。”楊玉樓低頭,避開了蕭玦的目光。

“哈哈……我記得你與謝盟主曾有過交集,楊叔叔以為謝盟主是個怎樣的人。”蕭玦輕輕敲著眼前的案幾,有一下冇一下,在寂靜高樓上輕擊之聲落在人心頭讓人繃緊了神思。

楊玉樓與這代天道盟各家家主都是同輩人,與謝觀水更是少年結識,後來不知生了什麼變故,謝觀水成了天道盟盟主後就再冇有往來。

“屬下以為,謝盟主是個厲害角色,少年成名,力壓天道盟四家成為五家之首,是英雄也是梟雄。”似乎是觸及往事,楊玉樓的話雖在讚賞,可語氣裡滿是傷懷歎息。

“楊叔叔還想說,這謝觀水還是個陰狠毒辣的人,也是個家族壓身的可憐人。可這江湖上,這樣的可憐人多了去了。如今謝觀水為求謝家一時周全,拿天下人作陪。這樣的人,楊叔叔你覺得他該不該殺?”

蕭玦盯著楊玉樓,試圖在這箇中年人的臉上看到一絲異樣的神色。可楊玉樓是江湖老人,世上風雨見得太多,早不會為這三言兩語動容。

隻見楊玉樓低首:“下屬是無名之輩,不敢猜忌高位之人。下屬隻知,閣主之命就是玉樓劍之所向。”

蕭玦看著麵前的人說出了自己想要的話,微微笑了一下,他在楊玉樓麵前提這些不為彆的,隻是想再試探一下這楊玉樓的立場。畢竟這楊玉樓是義父的舊人,而非他舊人,今日得此一言,他也算放了心。

“楊叔叔,你且先回去帶閣中人見見世麵。”

楊玉樓應聲離去。

蕭玦側身看著高樓之下各色行人,正如潮水般向遠處的生雲台。他們衣著不同,身份懸殊,可今日皆都彙聚一處,目的一致,結識天下人,揚名天下間。

少年間的快意江湖、鮮衣怒馬,此刻都落在了長長的朱雀街上。而越往前這份意氣,就越來越少。名門世家的出現,阻了世人多少瀟灑快意。

“我是清都山水郎——

天教分付與疏狂!”

應是心中有所感,蕭玦端起茶盞一飲而儘,忽而望天高呼。

“我亦是世間瀟灑仙!兩腳踢翻塵世路!”

若是蕭玦不曾生在蕭家為蕭家人,他應當也能和今日不遠萬裡奔赴而來的江湖客一樣,與天下人彙聚一地,與天下人結識。也能如其他少年郎一樣,三兩結伴倚劍長歌。興起時縱馬絕塵,把酒言歡。

而不是如今的,雖有兩腳踢翻塵世路的豪情,可卻隻能一肩擔儘萬古愁。

另一邊卿鳶雪麵容冰冷、深思凝重,整理著衣著,站在朱雀大街上,她衣角帶著些血,似乎剛剛殺了人。

英雄大會馬上要開始了。雖然蕭玦私下跟她打過招呼可以不用出麵比試,可這畢竟是此生難見的大場麵,就算不上去卿鳶雪也是想在台下看看的。

抱著這份心思,她飛身輕掠,用極快的速度去換了身行頭又趕到了生雲台觀看英雄大會。

生雲台人山人海,卿鳶雪望了一圈愣是冇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而生雲台一旁的閣樓上,蕭玦端坐著,看著冇處落腳的卿鳶雪眼裡帶笑,招了招手讓一旁的小廝去帶卿鳶雪上來。

這座閣樓是專門供給天道盟的,而蕭玦受邀於天道盟,自然有資格落座在此。

蕭玦好整以暇地等著人來,看著一邊陸續落座的人心裡盤算著天道盟的人何時會來找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