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6章 前夕

踏清雲 第6章 前夕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時光飛踏,轉眼已是霜降。清雲閣的琳琅水榭處,早落了一地金黃。一旁小池水光瀲灩,時有微風掠過攜起數隻深紅出淺黃的落葉,迴旋飛轉落在池水上盪出一圈圈漣漪。離水榭不遠處,更是開了滿地的金菊。三五成群,簇擁而立,那是蕭玦今日差人種上去的。他是個奇怪的人,當下局勢愈是緊張,他就愈是安逸自得,滿心滿眼的不在意。此時的他,正依在水榭圍欄上,披著裘衣輕袍緩帶,手拿玉簫輕輕敲擊著紅木圍欄,嘴裡吟著輕快的調子。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與疏狂。

曾批給雨支風券,累上留雲借月章。

詩萬首,酒千觴。

幾曾著眼看侯王?玉樓金闕慵歸去,

且插梅花醉洛陽。”

情緒高昂處,蕭玦更是站直了身,抬手在空中筆畫起來。

自他繼任閣主後的一月多的時日裡,局勢已穩,人心向他。清雲閣與淩雲閣主在世時無他二樣,可如此場景卻是對內。對外,淩雲在江湖上頗有聲望,逝去後傳位於才入江湖一年半載的毛頭小子,那些江湖大派,多是覺得看了場笑話。私下會麵時,總是談論這淩雲將死時,腦袋糊塗,竟不將閣主之位傳給與他一同打下清雲大業的楊玉樓,轉而給了個外姓小子。而這小子,雖是姓“肖”卻也與江湖大派間的忌諱沾了邊,更有人猜測這肖玦與那早被誅滅的蕭家關係不淺。

可清雲畢竟曾與天道盟一同參與當年滇南天境宮一戰,且戰功顯赫,這些年來又是坐守洛陽,是洛陽第一大派。其身份地位,是不容他人輕易揣測,更何況如今議論的是清雲閣閣主的蕭玦。

“還有三日就是英雄大會了,你可知這次英雄會有多少人盯著清雲,盯著你,盼著你出差錯,然後蜂擁而上將整個清雲拆之入腹。你倒好這幾日,處理了閣中事務之後就是躲在這裡吟詩作對,也不想著如何應對。還是說,你已經有了計策隻是誰都不曾告知?這清雲閣中就冇有你的心腹?”景雁行不知從何處衝出來,一把奪過蕭玦手裡的玉簫,怒氣沖沖地看著他,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蕭玦看著突然衝出來的紅衣少年,手搭在欄杆上,望著麵前的那處平靜的小池,語氣平靜:“那你有什麼好方法?是現在領著人找各門各派的高手過過招,還是在這玉樓金闕拂衣裳的洛陽乾一件除暴安良的大事立威。”

“雁行,你雖常去遊曆,但終究不入宗門,不入宗門便不算入世。世間人心最多遍之地,便是逐利之地。你是七竅玲瓏赤子心,此間事理解不了,並不是錯。反而,更是此間最難得之事。我也曾邀你入清雲,你也說自己生性放浪,應是天上鴻雁,而非籠中雀。而我,雖是籠子的主人,卻也是個受困江湖的人。”

“我自知曉,此間江湖事你知道的不比我少,你隻是不願這般去想這般去做。可是,世道就是如此,又如何能遂人心願。”

景雁行被他這一言說的愣在原地,張口想說什麼,卻終是一言未發。景雁行極少提起自己的來曆和過去,隻說過自己在師門犯了錯,被逐出師門了。也說過自己初入江湖,不求揚名立萬,隻求一生瀟灑自在,就和師父給自己取的這個名字一樣,能成鴻雁遊天際而無顧忌。可他在江湖上走得越久,就越能發現當年他的願望是有多可笑。

這偌大江湖從來都容不下這顆七竅玲瓏赤子心,隻有各門各派之間的爭名奪利,隻有一望無際的灰。他入江湖三載,所遇之人頗多,似乎隻有他一人一直秉承著這一顆赤子之心。而這世上能包容下這赤子之心的,在他所識之人中如今隻有蕭玦一人。也正因如此,景雁行是發自心底將蕭玦當了過命的兄弟,在他第二次相邀入清雲時,景雁行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為他在清雲站穩腳跟出了份綿薄之力。此番曆事頗多,他在外也早已收斂了心性,開始學著人情世故,可唯有與蕭玦一塊時還會偶爾暴露些自己的本性。

他的這些小性子,蕭玦也是瞭解的,所以蕭玦從不將這些事情放在心上。

蕭玦見景雁行一直沉默不語,心下無奈,隻是笑了一下輕聲說:“這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阿鳶和楊叔伯都不急你就更不用急,我自有打算。我於閣中還有其他事情,你若此時無事,便在此處靜靜心。”

“方纔雁行魯莽,望閣主責罰。”景雁行抱拳行禮,似乎是方纔被蕭玦教訓了一頓傷了心般,要知道這景雁行平時見蕭玦可從不行禮。

“你我並非主仆不必如此生分,我說這些不過是在說我自己的難處。你也不必放在心上,這些門派之間的鬥爭臟得很多是你冇見過的齷齪手段。你秉性純良,我自然不好當著你的麵提起。”蕭玦輕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從景雁行手裡抽出玉簫,“若無他事,我就先走了。”

蕭玦說完,就徑直離開了琳琅水榭,走前還不忘采幾朵開得極好的菊花,想來應是興致不減。

景雁行的底細,蕭玦早在半年多前就藉著清雲勢力和淩雲,查了個明明白白。這位師從劍術天下第一的天門劍山劍癡純昀的少年,其師父因練劍入魔,成嗜殺之人,被門派其他長老合力誅殺之後,他也因失了師父更因是劍魔親傳被送出山門,後此生便在不得迴天門劍山。

這事景雁行不說,他自不會提起,於蕭玦而言景雁行也是個可憐人,為師門所棄,仍能有此赤子之心仗劍江湖,實在難得。所以,他對這個紅衣劍客的包容,遠超旁人許多。

蕭玦在回望舒樓的路上,正巧遇見了剛處理完事務的卿鳶雪,許是因為臨近英雄大會,閣中的事務相較平時而言又多了不少,卿鳶雪的麵上透著些疲憊。她看見迎麵向她而來的蕭玦,隻是頷首示意,並不想多加逗留。

可蕭玦並不這麼想,他攔住卿鳶雪,將自己方纔采的幾多菊花交到卿鳶雪手裡。卿鳶雪一時疑惑,望著他,而他咧著嘴笑著,麵容清朗。是個陌上如玉的少年郎。

“再過幾日就是英雄會,我等著你大放異彩。”

蕭玦冷不丁丟下這話後,又悄然離去。

卿鳶雪一時又無奈又好笑,她先前還覺得這人心思穩重,不想也會如那尋常少年一樣做些不穩重的事情。

再過三日的英雄大會,對清雲而言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時機,新主即位,卻無作為,甚至江湖上人連他姓甚名誰都不一定知曉。所以,這次英雄會不僅是要給天下的少年高手揚名,更是要讓這個初登清雲閣閣主的少年揚名,讓世人再對清雲生畏立足腳跟。

而這個少年閣主也冇少為了這事情奔波,隻是他大多都是夜裡奔波,去見誰、去乾什麼冇人知道。隻是夜裡,卿鳶雪總是偷偷躲在望舒樓的暗處看他夜半出去清晨再歸。這樣的日子一連持續了半月,極為辛苦。

他半夜偷摸出去的事情,整個清雲閣也隻有她卿鳶雪一人知曉。卿鳶雪是聰明人,雖知曉但從不提起,她很清楚主仆之間的界限是什麼,況且這人的底細她早就清楚了,能做的事情不過是關乎他身世與複仇大計的事情。對她而言,無聊的很。她為清雲做事,不過是篤定了這人能帶給她想看到的東西。

卿鳶雪把玩著手裡的菊花,不多時便冇了意思,手一揚,菊花在空中散開,金黃花瓣飄了一地。

“這樣還挺好看。”她淡淡丟下一句,轉身離去。

是夜,望舒樓。

一道黑影從樓頂劃過,很快就隨著夜裡的風聲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