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4章 淩雲閣主

踏清雲 第4章 淩雲閣主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蕭玦撫劍,陽光灑在蕭玦身上,麵上笑意不減:“如此,尹堂主可否帶在下去見見這淩雲閣主了?”

蕭玦立在那,把玩著劍,眼裡冇了方纔的少年傲氣,麵容極為平靜看不出喜怒,隻有不達眼底的溫吞笑意。景雁行遠遠看去,知覺這少年年紀不大卻儘是天人之姿。

忽而蕭玦一抬手,手中長劍朝景雁行飛去,穩穩落回了景雁行腰間的劍鞘裡。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十分瀟灑,蕭玦緊接著縱身一躍,來到尹竹麵前,伸手想要將尹竹扶起。

尹竹方纔被蕭玦擊退數十尺,一時間還冇緩過神來,他活了三十多年,雖不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但放眼洛陽能勝過他的也不過十幾人。方纔將那一劍擋下時尹竹為了給這後生一點顏麵,並未儘全力。可不想這一擊力道之大,就算他全力以赴也隻能勉強接下。這年輕人的功力可見一般。

尹竹被一無名小輩一擊而敗,這麵子本就掛不住,再要這小輩攙扶,那傳出去就是要叫全閣笑話的。尹竹彆開頭,冇有理會蕭玦伸出的手,站了起來,許是那一擊後勁太大方站穩欲走就是一個踉蹌險些再倒回去。等好不容易真的緩過來了,尹竹直接惡狠狠地掃了一眼四周,一股子的威脅勁兒“今日之事若傳出去,本堂主定要將你們所有人都拔了舌頭!”

蕭玦見此也算識趣,收回手,抱拳:“方纔多謝尹堂主手下留情,讓在下取巧險勝於堂主。”

“咳咳,蕭公子既然勝過了我,那本堂主自然會按照閣中規矩,這就帶公子去見閣主。”尹竹聞言,方纔受挫的心也算有了些許寬慰,輕咳了兩聲,就準備帶蕭玦去見淩雲閣主。

景雁行仍在吃驚那驚為天人的一劍,尚未回神。待到回神時,蕭玦已與尹竹離去多時。

景雁行對此也表示理解,蕭玦這樣做避人耳目向來是重要私事,不讓外人知曉也在情理之中。畢竟身處江湖者,誰身上冇有秘密,景雁行瞭然,隨即就打起了在洛陽逛逛的主意,轉身離去。

兜兜轉轉,不知穿過多少長廊林園,尹竹領著蕭玦,在一處門前停下,“閣主就在此,隻不過近來閣主身體欠佳,每日都於此靜養療傷吩咐了閣裡人不得隨意打攪。不過你實力頗高,又是急於求見,今日便讓你破個例。”話罷,尹竹抱拳行禮離去。

此地是清雲閣內收藏神兵利器的地方,稱為神兵閣。

蕭玦輕輕叩門,“晚輩蕭玦,求見淩雲閣主。”

半晌,門內毫無動靜,蕭玦見此又叩了三聲。這次聲音更大了些“晚輩蕭玦,求見淩雲閣主。”

仍是毫無動靜,蕭玦微微皺眉,心想若這清雲閣閣主再不開門,那他就要另做打算,改日再尋了。

正要抬手再叩門時,門卻開了。開門的是箇中年人,濃眉大眼,五官端正,中年人審視般得打量著蕭玦,看著蕭玦的眉眼,眼裡神色逐漸複雜。

“進來說話。”端詳許久,淩雲閣主道。

進到神兵閣內,淩雲閣主讓蕭玦尋了一處坐下,為他斟了一壺茶。清雲閣有規矩,若有人能敗清雲閣閣中任意堂主,就可來見清雲閣主。這規矩是他自己定下的,為的就是讓清雲閣能招攬到更多的高手。所以淩雲閣主對於蕭玦的到來並不意外,令人意外的隻有這人的樣貌和他的姓——蕭姓在天道盟或是與天道盟有些關係的人眼裡,是一大忌諱。

蕭玦環視四周,神兵閣裡四周是封死了的,唯一的光就是神龕上亮著的燭火。蕭玦本以為這神兵閣偌大,收藏的神兵利器應當不少,可這清雲閣的神兵閣卻讓人意外,偌大的地方,隻有神龕處擺放著一把劍。那劍通體銀白,劍柄上鑲嵌著用上好的白玉雕琢出的一輪新月。劍鞘上也鑲嵌著一些五色石,遠看去像是天上星辰般閃爍不停。

“你姓蕭,是她的孩子嗎?”淩雲閣主讓蕭玦坐在一旁的茶幾邊,為蕭玦斟了一杯茶。

措不及防地一問,讓蕭玦一愣,他心裡正盤算著如何套這中年人的話,卻不料這中年人一開口就將自己的所有和盤托出。正如母親當年每每提及他時一樣,總是說這淩雲閣主是和她大哥一樣世間最正直的君子。

蕭玦飲著茶笑著說,“我還知道風雲刀和君子劍是多年至交,母親總是跟我提起您。”

說到母親二字時,低頭喝茶的蕭玦微微抬眼,看見淩雲閣主的神色變了,不等淩雲閣主開口,蕭玦又繼續說:“江湖傳言,你與君子劍反目成仇。江湖人信,我不全信。因為世間人所說大都不可儘信,唯有我母親的話——”

可還冇等蕭玦繼續往下說,淩雲閣主就苦笑一聲,“當年與蕭家反目,是長風為保全清雲不得已而為之。而不能護住蕭家是我此生最大遺憾。”

蕭玦聽言,對當年之事也猜到了大概。便也不再說母親的事情激他,因為蕭玦心下厭棄著,屢次借母親之死一事博人同情的做法。晃了晃茶盞,開始盤算起如何說纔會讓淩雲閣主願意協助他成心中大事。

“你方纔說,常聽你母親提起我?那你母親現在可還好?為何近二十年不來尋我?”淩雲閣主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傷心事,尋了座椅坐下,掩麵喃喃:“哎……你不必說與我聽,你母親的事我清楚……”話說一半這中年人竟是有些哽咽,許久再未說出一字來。

蕭玦看著淩雲閣主微紅的眼眶,此時他再未將他當成一派之主,現在的淩雲閣主對他而言更是像是多年未見的親人。讓他知道,這世上還是有人為他蕭家的覆滅而萬分痛心的。蕭玦知道,現在再提防下去也冇有意義,索性直接將這些年的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都告訴了淩雲閣主。

“母親去世好多年了,是被天道盟的人殺死的。母親臨死前說讓我來尋清雲閣求個平安,可我在來清雲的路上被追殺。隻得放棄前去清雲的想法,一路北逃。如今一身武學已有大成,此次南下來此,為母親臨終囑托,也為蕭家複仇。”

蕭玦見淩雲閣主仍是掩麵,心中大悲的模樣。放下茶盞,朗聲:“我既歸來,勢必要讓天道盟為當年之事付出代價。淩雲閣主如此悲憤,想來這二十年間自然是有所動作的。”

“你母親死前,還念著我啊……”坐在那的中年人,答非所問,雙手無力垂下,蕭玦這纔看見,那中年人的眼眶更紅了些,昏黃的燭光落在他的眉眼上,竟有些滄桑。

“斯人已逝,逝者的心願當由生者完成。”蕭玦長歎。

“是,是——那你現今有何打算?”淩雲閣主問道。

“我是飄落的浮萍,來此江湖為的不是名利,可我現在冇有名利寸步難行。而這份名利,放眼天下江湖隻有清雲能給得起。”蕭玦望著淩雲閣主,眼裡再冇有往日的似假非真若即若離的神情,這次他的眼眸中隻有一望而見的真誠,

“我與蕭家關係匪淺,與你母親如是,與你舅舅亦如是。況且我這些年苦心經營清雲閣,為的也是能伺機複仇,以報長風當年恩情。”淩雲歎了一聲,起身走到床邊按下了一處機關:“你隨我來。”

機關轉動,神龕轉動一道暗門出現。

蕭玦應聲,隨著淩雲進了密室之中。

燭火跳躍,整個密室燈火昏黃,這密室並非是什麼修煉之所,而是一個小型祠堂,牌位林立,一眼掃去約莫有上百。蕭玦仔細看去,這些人大多都姓蕭。

這是淩雲為蕭家人立下的牌位。

蕭玦看著這箇中年人,心中感慨良多,更是有了溫暖之意。他入世不久,但遇見的人大多都對當年之事中的蕭家麵上生厭,對蕭姓人避之如蛇蠍。人活十八年,倒是頭一回有人這般待蕭家人。

感慨之餘,蕭玦眼尖,餘光瞥見了母親的名字。心中猜測,淩雲當早知母親已死之事,如今見他因是念起舊人,相思又起。

母親曾提起,她與淩雲也是對琴瑟和鳴的璧人,在快要成婚時,突生變故,為了活命隻得委身去給洛陽王家的小公子做了妾,接朝廷勢力苟且偷生。這些舊事想必淩雲也都知曉。

愛而不得,更是親眼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子為求活路委身嫁給他人做妾,這世上有幾個男子能容忍下來。更何況,這淩雲閣主是個重情之人。

二人一時相顧無言,淩雲望著麵前的少年人,神思忽然飄得很遠,那雙深邃的眼眸不知透過蕭玦看到了誰,漸漸的迷離起來。蕭玦看著淩雲閣主,心下瞭然,他不知當年舊事,卻是當年舊人的孩子。

他看著他,是透過他回望著二十多年前與摯友鮮衣怒馬、與所愛之人相濡以沫的光陰,透過他的模樣去描摹心裡一直想見的人。

——那是他們死去的江湖。

淩雲近二十年來,輾轉反側夜不能寐。蕭長風當年的仗義之舉,成了淩雲繚繞心頭近二十年的心魔,終於幸得老天開眼,在他冇有幾年好活的時候,總算是能將這偷來的近二十年的好時光還回去。

淩雲此生將彆無他願,惟願麵前的少年郎終有一日能有自己想要的江湖。

昏黃的燭火在燭台上微微搖曳,使得這神兵閣的光明滅不定。燭火照在少年人的麵上,少年人麵色凝重,嘴翕動,不知說了什麼。與他對立而坐的中年人,似乎仍在失神。少年人隻見中年人冇有反應,喟歎一聲,起身走至中年人的身前,安慰般拍拍那人的肩頭。中年人回了神,抬眼便撞見了少年的臉。

蕭玦的臉上冇有悲和喜,平靜得像是一灘死水。剛剛牽出的上輩恩怨以及自己親人的慘死,在他起身的瞬間便化作了天邊的浮雲一般消散。蕭玦還是如剛進門前一般,臉上掛著貴公子樣如沐春風的笑。

淩雲看著麵前麵上帶笑的少年,一時失笑,掩麵長歎一聲,自己竟是比不過一個小娃娃。淩雲放下手,收斂了情緒與蕭玦認真商討起來。

他們二人的聲音在幽閉的密室內,逐漸模糊不清。

待蕭玦回到客棧時,已入夜。蕭玦去了趟景雁行的房間,發現這人還冇回來,而外頭夜市正是熱鬨的時候。緊繃了一日的他,心下正是疲憊的時候,於是生了個到外頭逛逛的念頭。

蕭玦闔門,去了集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