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2章 前輩恩怨

踏清雲 第2章 前輩恩怨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第二日清晨,蕭玦推開景雁行的房門,將還在昏睡的景雁行叫起。應是昨夜喝多了酒,景雁行醒來時頭疼欲裂,一時竟不知今夕何夕。蕭玦看著他一臉發懵的模樣,有些無語但又無可奈何,隻得坐下等景雁行清醒。

景雁行揉著疼痛難忍的腦袋,一時間有了把頭割下來的衝動,心中暗道酗酒害人。待到完全清醒了,他纔看見端坐在那的蕭玦,今日蕭玦不同以往趕路時的模樣,他不知從哪弄來的錦緞華袍,輕袍緩帶,長髮簡簡單單地豎起,十分慵懶。坐在那時,側身托首津津有味地看著景雁行,狹長的眼眸微微眯起帶著玩味的笑意,彷彿是哪個大家子弟,一身貴氣,麵上更是溫潤如玉如畫一般。

景雁行看得愣了,畢竟這與平日裡的蕭玦大相徑庭。這月餘相處,他更覺得蕭玦是個形容雋秀、不拘小節的笑傲江湖小俠客,絕非是今早所見猶如貴公子的模樣。

“怎麼?不習慣?我本就是養尊處優之人,先前為了方便趕路就穿了身輕便行頭,如今到了洛陽我自然是要換回原來的衣袍。”蕭玦挑起長眉,笑了一下,這一笑更顯得這人此時如沐春風,又好看了幾分。

景雁行聞言,乾咳了幾聲連忙說:“冇、冇、冇。我隻是冇見過這樣的人,我自小就是山裡長大的,哪見過這樣的人間煙火。”他揮了揮手從床上起來,看了眼外頭的天發覺纔是清晨“你這麼早來喊我,不會是喊我來跟你一起去逛洛陽的吧?”

“不是,我是來喊你洗澡的。順便我招呼了店小二,吃食一會兒就送來。你先休息會兒,我一個人出去轉轉。”蕭玦看笑話般地看著他,說完便關門離去。

隻留下景雁行一人坐在床上聞著身上的一身酒氣繼續發愣。

集市上行人稀疏,許是天方魚肚白,街上大多都是堪堪將店鋪張羅好的,來往買賣的行人就更少了些。蕭玦走在街上,四處看著,大多都是賣早食的攤子,少於賣些新鮮的菜、肉之類的,再少些的便是售賣穿戴在身上的小玩意的。看著少了些,卻也是琳琅滿目。

蕭玦曾最嚮往此處,他小時最想的事情就是正大光明的走出家門,然後和尋常孩童一樣,牽著爹孃的手滿臉幸福地走在這街上,能告訴爹孃自己所求,能有其他孩子都有的玩具把玩。

在他的記憶中,母親不是尋常人家的母親,母親從不會滿臉慈愛的看他。他隻記得,母親終日神色陰鬱,從未主動關心他,更冇有哪一日會開心。而看他的武功提升,是唯一能讓母親感到開心的事情。他知道母親為何如此,那是母親每夜都要說的事情,就算是現在將自己挫骨揚灰了他都記得。

他很清楚,母親是個想要報仇的瘋子,而他則是瘋子的刀。而他又是何時心甘情願成為這把刀的呢,大抵是母親死時吧。不知想起了什麼,平日裡溫文爾雅的人眼裡竟有了濃烈的殺意,更讓他帶笑的麵上陰沉下來。忽然,蕭玦被過路行人擦肩撞到,讓一時失神的他清醒了過來。他抬手揉了揉眉心,抬眼間已是行人如潮,他微微發愣對自己方纔的失態感到可笑。

師父讓他收斂了八年的性子竟險些在這大街上破了。

這要是被他老人家撞見,指不定得笑他多久呢。蕭玦心裡想著,又想起出師那日,他下太白山,師父一再囑托讓他收斂性子,莫要像兩年前那樣意氣行事。錯手殺人是小,傷及自己性命是大。

這事情他一直謹記,這一路南下他也一直謹言慎行,不到萬不得已不出手。正因如此也讓蕭玦結識了景雁行這個與他衣著一般心熱如火的少年,彼時蕭玦行至一處山間,許是運氣差了些竟遇到了攔路打劫的悍匪,那些悍匪早就跟了蕭玦一路見他身形清瘦、麵貌雋秀,又是一人獨行,馬鞍處又放著一個大包袱,更是打定了主意要劫蕭玦的財。此時蕭玦身上尚有上次開殺戒留下的舊傷,為了不讓傷勢加重,蕭玦一直隻收不攻,想著尋到林子深處就把這些人甩了。不曾想,這些悍匪喊打喊殺的聲音實在太大,不知引來了誰。

隻見一抹火紅落在蕭玦麵前,那人眉眼張揚,一身的傲氣。不知是運了真氣傍身,還是真的有烈風隨他而至,隻見那人衣上飛雁盤旋於胸口,祥雲繡在兩袖間,火紅的衣袂翻飛,好似夕陽紅於燒、鴻雁長飛。讓人恍惚覺得是天上鴻雁,展翅欲要淩空而起一飛沖天。

蕭玦見紅衣人未發一言,手持長劍劍氣如虹,破風而出,帶著淩駕一切的氣勢。人未到劍氣已至,而那劍氣雖然淩厲卻無殺人之意,這劍彼時如飛翔鳥兒般在那些悍匪手腕上轉了一轉,須臾間,在那些悍匪發愣的時候便傷了他們手腕,一時脫力,手裡兵器霹靂哐啷全落在了地上。

紅衣人還未說話,那些悍匪已是一溜煙全跑了。而蕭玦看著那人的劍法,心中暗自驚歎,這劍招淩厲霸道,若此人不可為友需殺之以除後患。隻不過在後麵的交談中,蕭玦發現這人除了武功厲害些,就是個心思簡單冇什麼心機的仗義劍客不用引以為患。隻是這劍客的身份就太不簡單了,不過蕭玦見景雁行從未透露此事,便也識趣不曾提起。後來交談中發現二人目的相同,便也結伴入了洛陽。

思緒迴轉,蕭玦仍在街上逛著,抬眼瞥見前方茶樓開了門,他向來隻喜飲茶靜心,正巧方纔亂了心緒。索性加快了步子去了那茶樓。

許是落在江湖幫派之間處在人間煙火裡,這地方陳設樸素,少了些雅緻。更是冇有人來此唱曲,供那些文人消遣。來這兒的大多是務農者,或是工人、或是居所不定的江湖人。店家應是為了迎合客人需要,隻找了個說書人,每日來此撫尺一拍,搖著摺扇便說起了這江湖上的傳奇。

蕭玦坐在二層雅間,端著茶水,目光幽幽。

說書人洪亮的聲音自遠處傳來,說的還是那件他聽得耳朵都起了繭子的事。

“傳聞這二十年前,素有君子劍雅稱的蕭家大公子,遊曆滇南時竟與滇南邪教勾結,以蕭家本家劍術與其交換邪教魔功。傳聞那功法名為除魔洗心決,用此功法殺人,殺人者可以吸收被殺者的五成功力。可修煉要求極為苛刻,究竟如何苛刻,這江湖中除了這滇南邪教和已經被誅滅的蕭家,也隻有當年聯合誅殺蕭家的七大家得知了……”

蕭玦聽著隻覺得可笑,這江湖被那些追名逐利的江湖大家弄得烏煙瘴氣的,整個江湖更甚至成了生意場。為了揚名,什麼有悖人倫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蕭家便是最好的例子。他雖然未親身經曆當年之事,但他的母親便是當時蕭家的小姐,而他隨母姓蕭。

二十年前的洛陽蕭家出了位劍君子,被稱為君子劍名喚蕭長風。蕭長風生性灑脫,放浪不羈,卻也是個溫潤之人,行事光明磊落是個正人君子。每每聽母親說起這個舅舅時,母親眼裡便會閃爍幾點雀躍的光,這個大哥對母親而言當是極好的大哥。應當也是當世上極好極好的人。這蕭長風喜歡雲遊,在一次南下行至滇南,誤打誤撞認識了滇南天境宮的雲諫。此時的天境宮,已有染指中原之意,而雲諫素來不喜戰,且極為嚮往中原風光,更是一直反對宮中決定。

在母親的轉述中,雲諫與蕭長風關係極佳。再後來便是雲諫將這除魔洗心決交給蕭長風的事情。聽母親說,雲諫覺得這武功邪門,雖修煉條件苛刻但仍是會有練成的機會,他怕留在天境宮中遲早會叫人練了去為禍武林。便將其偷偷帶出,或有一日能用其牽製天境宮,不至於讓兩地刀劍相向、兩敗俱傷。

隻是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這事情終還是被有心之人聽去,在江湖上大肆宣揚:世代出君子的蕭家勾結異教意圖為禍中原武林乃至天下。此傳言一出,蕭家便成了眾矢之的,縱然根基百年也抵不過世人流言。起初仍是有許多人不信此時,但是牆倒眾人推,那些蓄謀已久想要藉此揚名的宗門派彆更是日日在此事上火燒澆油。短短數月這暗潮湧動、風雲詭譎的江湖竟是出奇得團結組成了天道盟,打著為天下武林除害的名號,月餘時間就將蕭家於這偌大江湖上徹底抹去。

之後天道盟為了除患,更是揮師南下遠去滇南,想要滅了這天境宮,不想這天境宮在滇南根深蒂固,而且研習的大多不是武功,而是術法。何為術法,術法便是幻術,亦是控人之術,這天道盟雖武功高強者眾多,但幾乎無人知曉這術法玄奧,中術者大多瘋的瘋傻的傻,但也有心性堅定者不為術法所困。此戰因天道盟被打個措手不及,終落得個兩敗俱傷的結局。

“天境宮被天道盟重創,天道盟悻悻而歸。”這是世人對此戰的評價。

蕭玦盯著茶碗泛起的漣漪,心下感慨良多。

母親當年借王侯之手逃過一死,得了十年平安。可天道盟心中有鬼,又怎麼會輕易放過母親,躲了近十年還是死在了天道盟的“正義之士”手上。母親死狀極慘,蕭玦更是親眼目睹。

母親未死時,他總是不明白母親為何那般恨,恨到母親每每說到此事時,都會目眥欲裂,滿眼的殺意,一副要喝人血吃人肉泄憤的樣子。直到他親眼見母親被人殘害、淩辱,最後麵如死灰地死在他麵前時,他才明白這“恨”是什麼。母親恨江湖為名利可以同輩相殘;恨自己隻能苟且偷生;恨自己冇有能力隻能將報仇希望寄托在一個半大孩子身上。

而他一開始隻是恨那“正義之士”害了自己母親,再到後來年歲越長心智越全,蕭玦就越恨,他恨上天對他不公,對母親不公,對蕭家不公。他想著改變這一切:撕破天道盟的虛偽麪皮,將那些人抽筋剝骨除之後快。此次回洛陽便是為了當年這些舊事,也為蕭玦自己鳴一聲不平。

蕭玦從懷中拿出一支簪子,是支很尋常的木簪子——這是母親的遺物,也是母親死前托付與他的東西。母親說,拿著這個簪子去城西尋清雲閣閣主淩雲,那人見到此物定會相助與他,護他平安。不曾想世事無常,終是出了差錯,他再來這洛陽已是八年後的事情了。

況且已是匆匆二十載,江湖早已萬變,更何況人心。且不說當年這風雲刀與君子劍反目刀劍相向的事,偌大江湖無人不知。尋清雲幫助一事是否可行,還尤未可知。

蕭玦長歎口氣,放下茶錢便起身離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