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14章 長劍喚天

踏清雲 第14章 長劍喚天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名動天下的英雄會一連持續了數日,而作為洛陽之首的清雲閣閣主卻在第一日落敗霍飛後便再未出現在英雄會上。不過幾日,江湖上就傳遍了雪落山人弟子落敗後一蹶不振的訊息。

楊玉樓將近幾日的謠傳說給了蕭玦,而蕭玦似乎毫不在意,悠哉悠哉的對他這個毫無高傲之心的並無影響。

此時蕭玦靠著軟塌,披著狐裘,手裡拿著楊玉樓遞來的文牒,嘴角微微揚起似乎他纔是看熱鬨的人。

如今場麵,正是他想要的。

既然定了與謝家合謀一事,自然不能在江湖之上鋒芒太過。畢竟他還不想太快與天道盟餘下四家撕破臉皮,在他真的要對付天道盟之前,他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閣主,近幾日清雲閣周圍,常有天道盟的人活動。您那日……”楊玉樓站在蕭玦身旁,眼裡隱隱有擔憂之色,隻是剛剛想開口卻又停了下來,他實在是捉摸不清這個年輕的閣主所想之事,更甚的是蕭玦所要做之事,他不敢想。

“跟天道盟的人出了些小矛盾罷了,不過自我出現在英雄會時我的一言一行就在他們的監視之下。此時,清雲閣外有些他們的人不足為奇。”蕭玦好整以暇地看著手裡的文牒,對於楊玉樓的擔憂不以為意。

“不過我也不會任由他們擺弄,這洛陽是清雲的地方,我自然隻會讓他們看到我想讓他們看見的。”

那雙明明帶著笑卻顯得格外冰冷的眼睛,時不時的將目光落在楊玉樓的身上,似乎是審視又似乎毫無意義。

蕭玦微微笑著,隻是此時楊玉樓見著這個皮笑肉不笑的年輕人,背脊微微發涼。

“閣主思慮周全,是屬下多慮了。”

這年輕人洞徹人心的能力實在太強,連他這個江湖老人都不敢與之對視太久,生怕稍不注意就流露出什麼不該出現的神情。楊玉樓埋頭躬身,不再與蕭玦對視。

“安排好人手了嗎?再過半月就準備帶著人去蟠龍寨走一趟吧。”蕭玦似乎想起了什麼,合上文牒,對著楊玉樓正色道。

“安排好了,隻是清雲甚至是洛陽各派乃至達官顯貴都與這蟠龍寨頗有往來,閣主此舉……”

蕭玦早在半年前就安排了人手,去查探蟠龍寨的情況,這些日子更是與洛陽城中的顯貴來往頗密,滅蟠龍寨一事,可以說是勢在必得。

隻是這蟠龍寨在洛陽城外已盤踞半百年之久,專門擷取一些來往洛陽的商賈,斂不義之財,甚至更是與洛陽城裡諸多勢力都有交易。而近些年來,蟠龍寨的胃口越來越大,本是依仗著這些勢力而活的它,如今竟是靠著這些交易往來開始要挾起來。

城中顯貴、江湖勢力對此頗為不滿,可手上又被捏著與山匪交易的把柄,怕辱及名聲,遲遲不敢動手。

而蕭玦作為一個剛剛上任的年輕閣主,與蟠龍寨又無和交集,由他來將這蟠龍寨抹去再合適不過了。

“我替天除惡,有不對之處嗎?”蕭玦的聲音忽然冷了下去,他最是不喜的就是楊玉樓這個杞人憂天的性子,“楊叔叔也跟了我一段時間,我做事何時出過岔子?”

蕭玦的話悠悠地飄到楊玉樓的耳力,明明隻是輕輕一句話,卻讓這箇中年人打了一個寒顫。

“是屬下多嘴了。”楊玉樓是個識趣的人,察覺到蕭玦的不悅,忙跪下認錯。

楊玉樓在清雲數年,從未有過這樣的姿態。淩雲在世時,與他未有主仆之分,更不會如此施壓。

而現在的閣主,年紀不大,平日裡也是溫溫和和修養極好的模樣,可在有些事上卻是極為獨斷專行容不得外人說一句不是。

“英雄會結束後,清雲會來一位客人——楚白衣。屆時楊叔叔可要安排妥當,好生招待。我乏了,若無他事,楊叔叔就去忙吧。”

蕭玦將文牒放在一旁的小幾上,眼眸微閉,在交代完最後一件事之後下了驅逐令。

楊玉樓不敢再說什麼,隻是應下後就匆匆離開。

蕭玦側臥在軟塌上,臉上的氣色相較於前幾日而言,已是好了很多,這幾日藥石不斷,總算是將身上的舊傷壓了下去。

他雖閉著眼,可心裡思緒卻不斷。

他故意讓四家發現他那日行蹤,不過是藉此徹底與他們劃清界限,而四家那日平白吃了他嘴上的虧,自然心中不爽,這幾日安插人手盤旋在清雲閣前,無非是看他那日受了不輕的傷等著他出錯使絆子。

這些事情自他那日回閣就已料到,所以為了避免出現差池,這幾日他索性閉門不出,就安靜待在方中養傷。正因如此,他也難得得了幾日清閒。

而等英雄會後,天道盟四家想再向他下手就更難了。

英雄會結束之後,他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剿滅蟠龍寨,而他剿滅蟠龍寨不僅是完成與卿鳶雪的交易,更是受命於洛陽王。此事一成,清雲的背後就有朝堂勢力加持,這會是近百年來都不曾有的先例。

江湖亂,從不牽扯朝堂。

這是這幾代江湖人,心照不宣的規矩。

而他此舉,無疑是將這江湖規矩改寫。如此,算是開了先河,也是掀起了動亂。

又過了一日,英雄大會算是正式結束了。

近幾日部署在清雲閣前的眼線,也因英雄大會的結束而撤去不少。而蕭玦還是如同前幾日一樣,處理完閣中事務便會四處轉悠,看看景賞賞花,時間稍長了些,閣中弟子都知道了這個年輕人是個有著閒情雅緻的小公子性子。

琳琅水榭裡,蕭玦一改往常的裝扮竟是著了一襲雪白長袍,賞玩著開著極好的菊,手裡把玩著玉簫,享受著難得的愜意時光。

長身玉立,優哉遊哉地四處張望的模樣,似乎在等著誰來。

他輕輕采下一朵開得正好的菊,放在鼻尖輕嗅,周圍並未有風動,而他手上的秋菊竟微微抖動起來。

蕭玦似有所感,嘴角微微上揚,抬眼間麵前已經多了兩人。

一紅一白兩道身影。不是彆人,正是那對在英雄會上想見的師兄弟。

比武那日,蕭玦就與他們定了約定,英雄大會後,要與這個師承劍術天下第一的天門劍山掌門弟子楚白衣切磋劍術。

“蕭玦,你的傷如何。我來之前,問過了卿姑娘。她說,你那日傷的頗重,近幾日應是好的差不多的。”景雁行對著蕭玦,問著他的傷勢,臉上有關切的神色。

“無礙。”蕭玦輕輕笑著,看著這個熱心腸的紅衣劍客,對著這份關懷十分高興。

蕭玦是個孤僻的性子,能這樣關心他的朋友本就屈指可數,所以他對著朋友的關心都十分珍視。

“我與師弟聽聞閣主身體抱恙,便來探望。”楚白衣站在一側,說話時的模樣有些疏遠的恭敬,但也有些許關切之色。

他與景雁行性子一樣,不入世的心十分純良,雖與蕭玦不相熟,卻也是將他當做自己的朋友在關心。

“我還以為,你是來赴約的。”蕭玦看了眼楚白衣,麵上笑意不減,將手裡方纔采下的菊隨意放在一旁,“蕭某幸甚,能得諸位如此關懷,自然已是無礙。”

“楚少俠既然來了,不妨隨我移步神兵閣,我也好履行當初諾言。”

蕭玦說著,就要請他們往神兵閣去。

楚白衣似是被蕭玦一語說中心事般,剛剛伸出手想要攔下,可思索一番那隻手還是冇有伸出攔下。

他自然是想與蕭玦好好比試一番的,如今蕭玦更是主動邀請,若是今日拒絕,他怕是往日都難有機會與他再見麵。幾番思索,他還是冇有拒絕蕭玦的邀請。

“你的身體能行嗎?”一旁的景雁行冇有察覺到自己師兄的小心思,心直口快攔在蕭玦麵前。

“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楚少俠難得來,我自然不會讓客人空手而歸的。”蕭玦輕聲解釋著,說完就繞過景雁行,往神兵閣的方向去了,“你也一同跟來,說不定能得一番感悟。”

“好。”景雁行認識蕭玦頗久,自然也清楚他的性子,也不再多說什麼,應下後便跟著蕭玦一同去了。

神兵閣前的陳設相較於清雲閣的其他許多彆院略有不同,其他彆院外總會有不同植株、各色時令的花朵,雖為武林幫派,可內裡基調十分雅緻很像是官員商賈的府邸。除去少數給予弟子練武切磋的地方,神兵閣是少數裡外陳設如此乾淨莊重的地方。

踏過門檻,神兵閣前場地十分寬闊,而且不置一物,隻在四周角落布上了些綠植稍作點綴。

此地裝飾太過樸素,反而趁得那一座不高卻修繕的十分精緻的閣樓十分莊重。

朱粉塗飾的樓閣,雕梁畫棟、碧瓦飛甍。緊閉的大門鋪首是椒圖的模樣,張著大口露出獠牙,死死咬住銅環。

入眼後的每一處都在告訴他人,此地十分重要。

“這地方到底放了什麼寶貝,弄得比你那望舒樓還要精緻不少。”景雁行四處打量著,此地向來不許外人靠近,這還是他第一次來不免好奇。

“是義父存放稀世兵器的地方,他很喜歡這,也覺得那些傳世神兵該被這樣好生供奉。”蕭玦淡淡解釋著,將他們安置在一旁,便隻身一人進了神兵閣內,“你們等等,我去拿劍。”

景雁行有些奇怪,他不曾見過蕭玦用過這裡的劍,更不曾聽說過他有佩劍,心下更是不解。

他輕輕推開那扇硃紅的門,內裡的陳設還是與以前一般冇變,神兵閣內很大四處透不進一絲亮光,唯一亮著的地方,是最裡麵的神龕上跳躍閃爍的燈火,那是神兵閣內唯一照明用的,就是這神兵閣最裡麵那座神龕上放著的一盞油燈。那盞燈是的燈油是深海巨鯨所製,價值連城,置放在神龕之上,可以長明數年不滅。

而製作神龕的木料更是上好的紅木,雕著鏤空的花雕,這神龕的每一處都十分精緻而且莊重,足能顯示出建造這座神兵閣的人有多珍視這件供奉在神龕之上的長劍。

神龕之上,一柄長劍立在那,通體銀白,那劍通體銀白,劍鞘上佈滿麟紋在搖曳燈火下微微閃爍如天上星辰,劍鞘最上處有一塊雪白的玉被鑲嵌在上麵猶如滿月一般,而劍柄之上卻又被放置了塊血紅的寶石,在這昏黃不滅的燈下紅的像是要滴下來的血,在這銀白的劍上既突兀又詭異。

蕭玦上前,十分莊重地將長劍取下。長劍靜靜躺在手中,這把沉寂多年的古劍似乎有所感,竟然發出了輕微的劍鳴。

蕭玦仔細端詳摩挲,那劍身上已有不少斑駁痕跡,是十分老舊的物件了,可這劍並非凡品就算身上沉澱了不少歲月痕跡,也難擋它身為傳世神兵散發出的真真陰寒。

他將劍拔出鞘,看著薄如蟬翼的劍身上篆刻的兩個小字——喚天。

那是這把劍的名字,這把劍在二十年前還是一把名動天下的神兵利器,而那是它的主人更是如此。

不過是一場變故,它和它的主人一起被塵封在這暗無天日的神兵閣裡,而它更是被高懸在神龕上再不能展現昔日鋒芒。

這對於一件神兵而言,無疑是最致命的。而二十年前的變故,對他蕭玦而言,也是他此生最為不幸的事。

今日再取喚天,便是真的要將那場舊事徹底翻出。

而他更是在二十年後代替曾經那個名動天下的劍君子蕭長風,再次持此喚天,再現江湖,為蕭家報仇雪恨洗清冤屈。

蕭玦長長歎息一聲,伸手輕輕撫摸著喚天的劍刃。鑄劍的大師都說,好劍皆有靈,蕭玦的手剛一觸碰上喚天的劍刃,它就似乎感受到了一般,開始微微抖動起來,而就是這一微微的抖動,就將蕭玦的手指劃破。

這劍之快,甚至讓蕭玦都感受不到任何痛感,等他反應過來時,鮮血已經滴落在劍身上,順著劍身滴落在地上。而在喚天的劍身觸碰到血液之後,竟然抖動得更加劇烈,在蕭玦手裡發出陣陣劍吟。

蕭玦收回手,眼裡都是驚喜之色,他知道喚天是把好劍,可不知喚天被封存二十餘年後竟還能如此吹毛短髮,心下感歎,不經喃喃出聲:“好劍,好劍……今日以我血祭你,再次為你開封。往後我便是你的主人。如此好劍,我定會好好以血滋養。”

他輕輕笑著,將長劍收起,眼裡的神色似乎被喚天的劍鳴所蠱惑一般,竟然變得異常冰冷詭異,彷彿一柄剛剛開封的劍。

然而當喚天入鞘的一瞬,他眼裡詭異的神色也隨之消失,他將喚天握在手裡,便朝大門的方向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