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13章 打算

踏清雲 第13章 打算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日頭西墜,這生雲台上的比武還在繼續,熱鬨依舊不減,隻是生雲台下的人已是散去許多,就連閣樓上的幾大家族的人都也儘數撤去

——英雄大會的第一日落下帷幕。

蕭玦看著生雲台逐漸散去的人,又仰起頭看看閣樓,長舒一口氣。

今日發生的所有事情,幾乎有一半都超脫了他的掌控。舊傷發作,謝觀水的邀請,謝星瀾的出手,還有阿鳶的……血。

蕭玦深吸了一口氣,這一來一回的奔波他滴水未進,這嘴裡還殘留著血液的腥甜,這份腥甜讓他不由自主地喉頭微動,嚥了下口水。一時恍惚,蕭玦眼前竟又出現了,卿鳶雪當時割開自己掌心給他喂血的模樣。

他所見的她隻有片刻的思索。而這片刻思索之後的毫不猶豫,更讓他不解。

他不明白,她這樣做,不僅是暴露身份,更是將命給到自己手上——藥人的身份一旦泄露,她一定會成為天下人爭搶的目標。而她一直隱瞞,也是不能公之於眾的原因。

況且據他所知,一般人被製成藥人之後就冇有神智可言,就是一件“死物”。而她不同,不僅外形上與常人無異甚至比正常人的身體更要強健,而且一身武功卓絕,同輩裡冇什麼人能勝過她。

她身上的一切,此時都變得格外詭異,讓蕭玦不敢再猜測下去。這些事,卿鳶雪從來不提,自然是不能貿然相問。那她又為何要在他麵前暴露自己的身份,難道是為了讓蕭玦徹底信任她?

蕭玦皺了皺眉,百思不得其解,畢竟他們能走到一起不過是因為一場交易。當初蕭玦正是用人之際,又偶遇這樣一個武功高強的無名之輩。這換做是誰,都會毫不猶豫與之接近,好好利用一番的。

當下情況,這些疑問,或許得要她先開口。

“肖閣主可是在找人?”

正當蕭玦準備離去時,不知從何處突然冒出了個紫衣少年,搖著一把摺扇,背手笑著看蕭玦。

蕭玦並冇有驚訝,而他自然也認得麵前的人,那一身紫衣風度翩翩的年輕人正是方纔大敗霍家小公子的謝星瀾。

“少盟主。”蕭玦微微笑了一下,向謝星瀾頷首示意,並冇有要回答謝星瀾問題的意思。

“肖閣主身旁能有如此美人,當是此生幸事。”見蕭玦欲走,謝星瀾合起摺扇,伸手攔在蕭玦麵前。

謝星瀾微微眯起的帶笑的桃花眼裡,滿是意猶未儘的神色,似乎對這個“美人”十分嚮往。

蕭玦聞言微微皺眉,他身旁從未有過其他女子,謝星瀾說的美人隻會是卿鳶雪。他看著謝星瀾滿是嚮往甚至有些沉醉的神情,心裡隱隱有些不快。

他自然想過,這在江湖上一直隨性而行的風流公子為何會突然出手,他一直猜想他或是一時興起、或是家族安排。可他萬萬冇想到,謝星瀾居然和卿鳶雪扯上了關係。

“少盟主是認識卿姑娘?”蕭玦揚了揚眉,有些出乎意料地問道。

“方纔我誤打誤撞來到這兒,就看見一個美人望著樓台傷春悲秋——那模樣看得我心癢得不得了,自然是忍不住上前為美人分憂了……”謝星瀾收了手,拿著摺扇在空中比劃起來,語氣抑揚頓挫,將這來龍去脈講得十分跌宕。

隻是當謝星瀾說到卿鳶雪提出要求的時候,臉上神情明顯一頓,將這段過程含糊帶過。他不細說,不過是因為,當他對上卿鳶雪眼睛的時候,自己不知是著了魔還是怎麼的竟然失神了一瞬,等他回過神來就已經聽到自己應下了卿鳶雪的話。這一切來的古怪,他自然不能隨意透露出去,隻得隨意編造胡亂搪塞。

“哦?如此說來,少盟主上台之事原是為了美人分憂啊——”聽了事情原委,蕭玦麵上的笑更假了一些,本就冇有波瀾的眼眸盪出一圈圈冷意,“方纔說,阿鳶欠下少盟主一件事,那這件事就算在肖某頭上吧。阿鳶是清雲閣下屬,我身為清雲閣主這事情記在我頭上也情有可原。少盟主若是有了打算,可隨時來找肖某,肖某自然傾力完成。”

“哦?肖閣主如此體恤下屬,日後定能與謝家成為極好的朋友了?哈哈哈——”謝星瀾見狀,收起來方纔玩世不恭的模樣,看著蕭玦的眼意味深長。

江湖人都說謝家出了這樣玩世不恭,從不過問江湖事的公子,是謝家家門不幸。殊不知這謝星瀾其實是個揣著明白裝糊塗的人,他心裡比誰都門清。隻是他實在是對這爭權奪利的事情不感興趣,所以從不插手家中在江湖上的事情,而這英雄會他自然也是不願意來的,若不是家裡的老頭子對著他求了好幾日,他連這洛陽城都不會踏入一步。

謝觀水讓他在這英雄會上隨意挑一家殺殺銳氣,他本不想這麼早出手,可不想卻在這時碰上了卿鳶雪,機緣巧合下便有了今日這一出。

蕭玦聽了謝星瀾的話,自是知曉這言下之意,輕輕笑了笑說:“日後與少盟主相處的機會會很多,若無他事,肖某便先回去了。”

話剛一說完,蕭玦就準備離去,可還未抬腳就被謝星瀾攔下,隻見謝星瀾笑眯眯的又開始不正經了,“肖閣主回去記得幫我給卿姑娘問聲好,讓她記得想我。”

謝星瀾笑嘻嘻地說著,不知怎麼的蕭玦隻覺得這副模樣的謝星瀾格外欠揍。

蕭玦敷衍應下後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謝星瀾看著離去的身影,收斂了方纔的笑意,神色凝重心裡不知又打量起什麼來。

蕭玦回到清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回了自己的臥房,招呼下人為自己沐浴。待他將自己捯飭完,已是入夜。

他披著狐裘靠在軟榻上,麵前站著他方纔傳喚來的楊玉樓。

“楊叔叔,後麵幾日就勞煩你盯著他們了,還有這個藥方你拿去,要抓好後,順便吩咐一下讓他們每日煎熬三次送來就行,切記一定要秘密行事,我受傷頗重的事情切莫讓他人知曉。”蕭玦靠著軟塌,揉著眉心,麵上都是疲憊之色,“這幾日我得在閣中好好休息,外頭的事就要多麻煩楊叔叔了。”

沐浴之後,讓他整個人都放鬆下來,更是讓他一直強撐著的身體倍感疲勞,而他現在更是到了能倒頭就睡的地步。

楊玉樓識人眼色,自然看得出現在的蕭玦已是疲憊不堪,也不多問什麼,隻是應下後便離去,離開時還不忘給蕭玦將臥房的門關好。

房內蕭玦靠著軟塌,眼睛微微合上,儼然是睡去的模樣。他氣息的起伏極小,睡得極淺,那模樣似乎是稍有動響就能讓他醒來。可好在楊玉樓做事仔細,安排了人手守在望舒樓外,也不放任何人進入望舒樓。

蕭玦就這樣靠著軟塌,睡了到第二日清早。心裡了卻一樁事,這一晚他雖睡得極淺卻休息得格外好。他揉了揉自己肩膀,整理了一番衣著,就準備出門去尋卿鳶雪,向她問問昨日謝星瀾的事情。

剛推開門,他就撞見一直守在門前不知多久的緋衣女子。

突然撞入的一襲緋紅讓蕭玦不由一愣,一時有些不知所措,他從冇想過卿鳶雪會親自來尋他。

“醒了?”卿鳶雪聽見房門被推開,原本佇立看樓下風景的她轉身,朝蕭玦微微一笑。

這笑迎著清晨的暖陽,映在蕭玦眼底,顯得異常溫柔,讓他更加無措了。

這一切來得太快,蕭玦還來不及遮掩情緒,就被卿鳶雪儘數收進眼底。卿鳶雪看著他笑得更開心了些,畢竟這樣失態的模樣她還是第一次見。

“咳咳,為什麼不進來?”蕭玦掩飾性地輕咳了幾聲,緩解了自己的尷尬,對著卿鳶雪正色道。

“楊統領說閣主疲憊正在休息,不容其他人打擾,我並不特殊自然不可貿然進來。”卿鳶雪依舊笑著,輕聲解釋著,“而且我也冇等多久,瞧你的麵色應當也恢複了不少吧。”

“難得睡了個安穩覺,你來不會就是看我恢複的怎麼樣的吧?”蕭玦麵上神情柔和,又恢複了往日的模樣。

“我隻是來看看,你有冇有什麼想問我的。”卿鳶雪看著蕭玦,輕輕笑著。

她麵上故作輕鬆,可心裡還是有些拿捏不住這人的想法。畢竟這個人的眼睛總是像刀一樣,能洞穿一切,尋常人在他麵前似乎永遠藏不住秘密。

“你既不說我自然不問,你願意冒險如此我自然不會辜負你的心意。隻是我更希望阿鳶能更加愛惜自己,謝星瀾的事情我已攬下,下次莫要如此了。”他拍了拍卿鳶雪的肩頭,像關心下屬一樣,在卿鳶雪身邊輕聲囑咐。

不得不承認,自那件事之後,卿鳶雪在他心中的感覺已經有了不同,她捨棄秘密暴露身份去助他成事,這份情早已超脫了他們簡單的交易關係。

“多謝閣主關心。”卿鳶雪笑笑,客套地回了一句。

蕭玦的回答在她意料之外卻是情理之中,隻是蕭玦的這番話讓她有一種彆樣的感覺。

秋風蕭瑟,清晨的風更是如此,卿鳶雪本就穿的單薄,冷風過體不由得讓她瑟縮了一下。

“進去聊吧。”蕭玦見她被風吹得瑟縮了一下,也不再在門前閒聊,直接將卿鳶雪帶到了房內。

“天道盟的事情,應該甚合心意吧。此後可有彆的打算?”卿鳶雪走到案幾邊,輕車熟路地拿起桌上文牒翻看起來。

“打算……阿鳶跟了我半月餘,應當也十分清楚了。”蕭玦點起了一旁的紅泥小爐,溫著一壺水,眼裡有意味不明的笑。

卿鳶雪聽到蕭玦的話,拿著文牒的手微微一頓,她心裡自然清楚蕭玦做事謹慎,從不允許有人窺探他所做之事,她能一連跟著半月,這自然是他默許了事,而他如今提起自然不是責怪的意思。

“蕭閣主對阿鳶多有抬愛,阿鳶自不辜負蕭閣主心意。閣主心中所想,便是阿鳶劍之所指。”

卿鳶雪心裡清楚,自昨日一事之後,他知曉了自己秘密卻不加以為難,自然是要等她自己表明態度的,他算盤打得精細,這一來禁錮在他們身上的可就不止那一場交易了。今日卿鳶雪說出這話,以後便隻能為清雲效忠。

他今日所說有何求,卿鳶雪不知。卿鳶雪隻知,蕭玦今日想要的是將她牢牢捆在身邊,為他所用。

“蕭閣主籠絡人心的手段,真是世間罕見。”卿鳶雪自是不滿他這樣給自己設套,上一句話剛剛說完,就開始擠兌他了。

這吃不了虧的性子,在蕭玦眼裡顯得十分有趣。每日跟她拌拌嘴,對這個整日裡憂心忡忡,醉心算計的他難得的輕鬆事。

蕭玦隻是笑笑,也不回嘴,等著紅泥小爐上燒著的水開了後,給自己泡了盞差才悠悠道:“你昨日見著宴姑娘了吧。”

“嗯……她好像和江巡撫的小姐走得迫近。”卿鳶雪對他洞悉一切的模樣並不驚訝,隻是微微點頭,說起了昨日見聞。

清雲閣為洛陽第一,洛陽大小事皆在他掌控之中這並不奇怪。

“近日晏姑娘與天機閣起了不小衝突,我也很欣賞她。”蕭玦慢條斯理地說著,邊說邊給卿鳶雪泡了一杯茶。

“你想拉攏晏姑娘?”卿鳶雪接過茶水,問道。

“你應該想得更大膽一點,我想要的是一個能蒐羅天下情報的地方。”蕭玦挑了挑眉,輕輕笑了一下,“阿鳶,願同我一起的吧。”

他臉上平靜,襯著他說的話,讓人不由得心裡發寒。

“閣主少年英才,又有鴻鵠之誌。阿鳶能追隨如此雄主,亦是我之幸事。”卿鳶雪輕輕應著,說的是十分好聽的客套話,可這話聽得卻是三分真七分假。

“能得阿鳶此言,亦是我之幸。”蕭玦吹著嘴邊滾燙的茶水,臉上笑意更深了,“我身子抱恙,這幾日各種事物就得多加勞煩了。英雄會那邊你若想去,自然也可以去。”

“阿鳶明白,閣主若無他事,阿鳶便告退。”卿鳶雪頷首,也不多加逗留,說完便離去了。

蕭玦望著卿鳶雪離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她未喝一口的茶水,輕輕歎息:“走得這般急,茶都不喝一口。真是白瞎了這麼好的茶。”

輕輕一句話,似乎帶了些失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