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10章 比試

踏清雲 第10章 比試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蕭玦心裡知道,這場比試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用全力。而且不能贏,他現在唯一能拿出手鎮住江湖人的身份,隻有他師父了。

太行山隱世的雪落山人,當世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人。師父雖是古稀之年,但他的武功在他年輕時便是冠絕天下的,後來隱世於太行山深處,可就算是退隱江湖了每年還是有許多江湖人找到師父的住所,想要與他一決高下。可都被師父一一打了回去,師父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師父在江湖上早是傳說一樣的存在。而今日英雄會,生雲台又彙聚瞭如此之多的江湖人,見過師父成名技的人當不在少數。

天道盟現在藏在暗處不知在耍什麼手段,師承雪落山人,這是他現在能堵住這江湖悠悠眾口、和天道盟覬覦他的人的唯一手段。

蕭玦深吸一口氣,足尖一點飛掠至生雲台上,向著霍飛抱拳:“清雲閣閣主,肖玦表字鈺寒,請賜教。”

霍飛見蕭玦飛身至台上,將肩上的刀放下,雙手扶刀,朗聲笑起來,“肖玦,肖鈺寒,哈哈哈——我等你好久了,終於來了。”霍飛單手將大刀舉起,指向蕭玦,“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我很好奇,我的阿爹也很好奇。”

“肖某隻是個得義父賞識,漂如浮萍的江湖人罷了,冇有多大本事。”蕭玦背手,望著霍飛的那把大刀目光忽然冷了起來,“素問金甲霸刀霍家雷霆撼林刀,一擊能有千斤重,今日可以親身領教,是肖某之幸。”

“哈哈哈——還真是江湖雛兒,我第一次見有人敢空手接我霍家的雷霆刀法。既然如此,肖閣主小心了。”

霍飛哈哈笑著,可話剛落就收斂笑意,雙手持刀,對著蕭玦就是一記亮刀帶馬,直向蕭玦衝去。霍飛的刀氣勢如雷霆,劈來的刀氣好像把空氣都撕裂了,讓蕭玦呼吸一滯。

這撲麵而來的威壓,霍飛自一開始就用了全力不打算給蕭玦一點後路。這樣強的刀氣襲來,蕭玦根本來不及躲避,又不能出手用劍,隻能並指為劍,對上已經到了麵門的雷霆撼林刀。

這一擊力道實在太大,少說也有百斤重,蕭玦就算運力半身功力傍身,當自己的手與刀接觸時,還是因為身體受不住這樣大的力道而連退數尺。

這擊刀氣,好像讓蕭玦的五臟六腑都震了一下,蕭玦皺眉,忍不住捂嘴劇烈咳嗽起來。這刀氣竟是將蕭玦身上的舊傷引了出來,心肺傳來撕裂般的疼痛,讓他的臉霎時白了下去,竟險些站不穩腳跟。

“清雲閣的閣主是個廢物?連我一記刀法都接不下嗎?”霍飛將刀扛在肩上,揚著頭看他,言語間都是輕蔑嘲諷。

“肖某身體不好,但是霍公子也不該小瞧人纔是,咳咳,霍公子該輪到肖某了。請小心。”

蕭玦運氣平息了身上的疼痛,站直了身子,身形輕輕急掠到霍飛身前,兩指一併,直向霍飛眉心而去,破風指。破風而來,一指滅神魂。

蕭玦用了全力的一指,伴著呼嘯的風向霍飛而來,霍飛反應極快,提刀擋住,卻被震得後退一尺。蕭玦這一擊占了上風,他當機立斷背在身後的手出掌,擊在霍飛腰腹之上。

這掌古怪,打在霍飛身上看似綿軟無力,實則掌力頗強,打在人身上時便化作綿綿細針直衝他人內臟。

“破風指!化骨掌!雪落山人的破風指和化骨掌!”

台下人看見蕭玦這一擊,忍不住驚呼。

霍飛被這掌打得吃痛,一個踉蹌,在蕭玦還冇有動作時,提刀前掃,一招雷霆勢法,隻向蕭玦命門。蕭玦反應極快,卻也來不及阻擋,隻得雙手接下這一擊,這一擊落在蕭玦手上,力道之大讓蕭玦虎口震出了血,這樣的力道蕭玦似乎無法承受,他眉頭皺起,唇角翕動,有鮮血從他的嘴角緩慢流出。

蕭玦不能贏,但是也不能輸得這樣不光彩,至少得是霍關贏過半招才行。可是舊傷突發,他現在的身體已是強弩之末,不傷及根本之下隻能再用一招了。

一招內,落敗於他的同時,也要讓所有人看到這破風指和化骨掌的威力。

霍飛方纔捱了他的一掌,五臟六腑現在都像是被針刺一樣,冇有多撕心裂肺,但也十分折磨。霍飛不敢掉以輕心,這人還冇有倒下一定有什麼後招,他強忍著萬蟻噬心的痛感,還是保持著出手時的樣子不敢動。

“霍公子很幸運,能看見許多人都看不見的武功。”蕭玦嘴角帶血,咧嘴露出了極為詭異的笑,“一指滅魂,鬼差不收。”

蕭玦輕輕說著,他整個人忽然往後掠出一丈遠,整個人在掠出時像是化作了一支上弦的箭,他忽然掠回,如開了滿月的弓射出的箭,指尖為箭頭,朝霍飛射去。

霍飛看著化箭而來的人,心裡一驚,反應極快拿刀擋在胸前,但還是被這力道擊得一個踉蹌,後退三丈遠,等霍飛定了身形想要反攻,可蕭玦這是卻如鬼魅一樣出現在了霍飛的背後,一指對著霍飛的後腦。霍飛並冇有心驚,一切如他所料一般,他得意地笑了一下,一招盤龍吐言,轉身反劈,以刀背為刀刃狠狠落在蕭玦的肩上。

蕭玦知道時機到了,心下慶幸這人隻想取勝冇有傷人之心,這一擊看似千斤重實則並不會讓人落下內傷。蕭玦借勢,手一軟,一個踉蹌冇站穩,跪倒在台上。

“哈哈哈哈哈——雪落山人的武功不過如此,肖閣主學藝不精啊。”

霍飛得勝,笑得格外開心,他將刀扛在肩頭將蕭玦從地上拉起。

蕭玦輕輕咳嗽了兩聲,伴隨著他的咳嗽聲,有鮮血從他的指縫間流出。

“肖某雖師承雪落山人,可師父絕學我隻學去三四分,實在是難以啟齒,無顏麵對師父。”平複了身體的波濤,蕭玦長舒一口氣,麵上有羞愧之色。

“也不能這麼說,如果不是我反應快,我應當是敗了的。”霍飛雖是個驕傲張揚的人,但也是個實事求是的實在人。在蕭玦出言否定時,及時做瞭解釋。

蕭玦笑了一下,躬身抱拳,“肖某身體欠佳,便先退下休息了。希望霍飛小公子的江湖路,能如今日一般,大放異彩。”

“肖閣主也是。”霍飛回禮。

蕭玦飛身下了台,而他的落下也伴隨著台下眾人的目光。每個人都在看他,他以雪落山人弟子的身份,半招落敗現在仍無敗績的霍家小公子,似乎很合理,又似乎不合理。有人覺得他身為雪落山人的弟子,當一鳴驚人冠絕天下,而初入江湖就落敗於人實在是給雪落山人丟了顏麵。而有人覺得他隻半招落敗,也一展雪落山人絕學風采,不失為雪落山人弟子。

蕭玦對於這種議論並不在意,反而有些高興,這層身份傳出去,天道盟一時半會兒是不敢拿他怎麼樣的。雪落山人雖然隱世,但是前一輩的江湖人都知道,這個古怪老頭是個極為護短的人。若是傷了他的弟子,指不定給自己惹來什麼禍端。

至於天道盟的事情隻能一步一步慢慢來了。他先前還是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蕭玦回到剛剛和卿鳶雪分開的地方,這地方偏僻看不清檯上模樣,所以附近冇有一個人。他本以為卿鳶雪會在此地等他,而他回來卻看到這裡空無一人。

蕭玦輕輕咳了一下,擦掉嘴角的鮮血,皺了下眉。這丫頭不該走的,可還不等他多想,心肺處傳來撕裂的疼痛讓他一個踉蹌,蕭玦伸手扶住牆,劇烈地喘息起來。頭越來越沉,蕭玦的意識逐漸模糊,他開始看不清眼前的景象,蕭玦搖搖晃晃的馬上就要倒下去。這時不知從哪伸出一隻手,扶住了他搖搖欲墜的身形,柔和的內力自手腕流入,慢慢蔓延至心脈,然後又順著心脈流遍全身。

蕭玦的喘息漸漸輕了下去,他微微轉頭就看到一抹緋紅,知道是誰之後他鬆了口氣,輕聲說:“多謝。”

“去和人比武把自己弄成這樣,會不會太窩囊了。”卿鳶雪輕聲數落著麵前虛弱的年輕人,可是她手上為他運氣療傷的動作一直冇停。

“霍飛的刀太重了,震動了心脈牽動了舊傷。”蕭玦整個人虛脫了一般,扶著卿鳶雪的手,靠牆緩慢坐下,“我一直都在養傷,這次舊傷複發不知道何時才能好轉。我還是信得過你的,這段時間,就隻能勞煩阿鳶照顧我了,咳咳,我怕有人想在這個時候取我性命。”

“方纔我看見,天道盟的人在閣樓上。謝觀水也在,你現在這副模樣還能去嗎?”卿鳶雪小心問著,眼裡有關切之色。

“不能,可不去更不行。”蕭玦說著就掙紮著要起身,可剛剛用手撐地站起就又跌坐回去。舊傷的複發,讓他現在根本冇有力氣站起來。

蕭玦歎了口氣,眼裡的光慢慢暗淡下去。試探他們的好機會,居然這樣陰差陽錯失去了。

卿鳶雪看著麵前原先意氣風發誌在必得的少年,如今變得如此失落,有些心疼,心裡思慮了一番,還是決定幫他一把。

可幫他的代價,極有可能讓她暴露身份。

可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想讓天道盟亂,清雲閣閣主的計劃就一定不能被打破。

卿鳶雪下定決心,將自己的手掌割破,鮮血湧出的一瞬,她將手伸到蕭玦麵前,“喝我的血,能幫你。”

蕭玦疑惑地看著她,他略通醫理可從冇見過有人以人血救人,除了藥人血。

世上有邪術,以人為藥鼎以珍稀藥材餵養煉製,久而久之便能成藥人。其藥人血肉,活死人而肉白骨,乃天下至寶。

這個想法讓蕭玦心裡一寒。他有些疑惑地看著卿鳶雪,卿鳶雪又怎麼不知道他在問什麼,她一言不發是默認了,蕭玦見她不說話,也順著她的意思,將卿鳶雪的手拿到麵前,輕輕舔舐了一些血液。

隻是幾滴血液入喉,他心肺處的疼痛居然就減弱了不少,他心中感歎這藥人血果然神奇。也不多耽擱時間,便就地運功將藥人血在體內化開來。

過了約半盞茶的功夫,蕭玦終於壓製住傷勢,站起身。他現在除了臉色白了一些以外,一切與常人無異。

“阿鳶……多謝。”他望著麵前的緋衣女子,眼裡是真誠的謝意,“你的秘密我會保管好的,放心就是。”

卿鳶雪不以為意,將手上的傷簡單包紮了一下,便對著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快些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