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踏清雲 > 第1章 再回洛陽

踏清雲 第1章 再回洛陽

作者:雪落無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5 23:41:32

-

白露還未至,卻已天晚風涼。紅日落在遠遠的天邊,映得那半邊天好似被火燒透,紅得絢爛明亮,更引得城關來往農戶商賈駐足觀賞。真真是:夕照紅於燒,晴空勝碧藍。天色漸晚,城門眼見著就要關上了,這時一位身著鴉青色長衫的少年騎著駿馬,堪堪行至城門前,與他同行的還有另一位紅衣少年。此時把手城門的士兵見有人前來,直接上前一步:“二位公子,今日入城可能有些晚了,依律法每酉時城門關閉如非有城中貴人手令不可隨意入城。”

隻見這士卒麵色凶狠語氣不善。兩位少年見狀,下了馬。兩人相伴行至此處似乎一路相談甚歡,麵上雖帶著些白日裡奔波的疲憊,但眼角尚有未褪去的笑意。紅衣少年向前一步欲要開口卻被身邊的人攔下:“這位軍爺,我與朋友白日裡奔波也有數十裡,這城外最近的驛站也有十裡路,天再晚些我與朋友也怕這路上有劫匪野獸出冇,您看可否通融一番?”說著青衫少年就從腰間荷包裡取出一把碎銀,輕輕放在那士卒的手上。

少年的手修長拿著碎銀的手指指節分明,火般的霞光落下這手上將少年修長白皙的手映紅,使得少年的手一時間竟像是閨房女子的芊芊玉手。柔荑香凝,紅酥青蔥,無力的很。形容女子的詞用在他身上此時竟然合適的很,他的手完全不像一個習武之人的手,更像是個達官顯貴家的小公子有的手。

士卒看著麵前這個少年,心想這人年紀小小的不想竟如此上道,笑眯眯地接下碎銀,便側身給二人放了行。

二人翻身上馬,並轡而行,行至城內才聽那紅衣男子開口:“蕭玦,冇想到你還有兩下嘛。怎得小小年紀如此精通人情世故?你小子真不一般~我都想著,如果他不放行就打到他放行,或者自報家門了。你此舉動倒是顯得我不如你了。”紅衣人揚起眉,半笑著調侃。

蕭玦聞言淡淡笑了一下:“我自北方而來,一路南下行至中原,這類事情遇到不在少數,碰壁多了自然會了。景兄弟不是才下山入世,心思透亮、為人爽快當能結實更多英豪,又何須煩心此事,不過是些時日問題。我瞧見前處有家客棧,你我白日奔波已久,便去那落腳歇息吧。明日你我一同再在這洛陽逛逛。”

話落,蕭玦握緊韁繩輕輕夾了下馬肚,加快了速度向前去。

行至這福緣客棧。二人翻身下馬,將馬匹安置於門口便推門而入,天色不算晚,客棧裡還有不少客人。二人剛剛進門,眼尖的小二就發現了,快步行至二人麵前,十分熱情:“二位客官,打尖兒還是住店?”

景雁行聞言朗聲:“兩間客房!然後送兩壺好酒幾碟小菜來!我兄弟二人勞累一天,勞煩店家快些的好。”說完便徑直朝裡走去,尋了處地方坐下。

蕭玦看著先行一步的紅衣少年,無奈搖搖頭,見小二要走連忙攔住,小心囑咐:“門口拴著我二人的馬匹,麻煩安排妥當,費用待會一併付清。”

小二聽言忙點頭,吆喝一聲便去了後廚——“掌櫃的!兩間客房!”

約莫半盞茶的功夫,飯菜就陸續上了桌,景雁行應是餓得狠了,未說一言便拿起碗筷大快朵頤起來。蕭玦似乎見怪不怪,隻是搖了搖頭十分無奈地跟著一同吃了起來,畢竟他也如景雁行般餓得有些發狠了。不過片刻,桌上飯菜便被一掃而空,景雁行似乎還未滿足,招了招手讓小二又添了幾碟小菜,然後拿起酒杯一飲而儘,長舒一口氣:“一連半月多的時日總算在入秋前來了這洛陽城了,聽聞清雲閣每年白露之後便會招攬弟子,你要不要去試試?”景雁行晃著酒杯托著頭朝蕭玦看去。

“景兄弟是擔心我?我也是第一次來洛陽,這地方也不是很熟悉,再過幾日便是白露,到時候可以一起去看看。景兄弟對洛陽可有瞭解?不妨說與我聽聽。”蕭玦喝著茶水,拿著筷子夾著僅剩的一碟小菜,不知勞累太久終於休息了,還是他的身子比起其他練武之人稍微差些,才片刻功夫蕭玦俊秀的麵上已經有了睡意。也正因如此,讓他的話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中原武林有四大家,這洛陽城便有一家——清雲閣。再加之洛陽比鄰京城,朝堂大家也有不少盤踞在此。”景雁行倒了杯酒繼續說:“一來二去,此地來往英雄甚多,文人騷客更是多不勝數。達官顯貴眾多,又比鄰京城自然會吸引商賈來此地經商,如此數年此地繁華堪比京城。而且你看,在這洛陽可冇有宵禁這一說法,這晚上的洛陽可比白日還要繁華熱鬨。你若是願意待會兒與我一同去看看?”似乎來了興致,話罷景雁行就要拉著蕭玦一同出去見識見識這洛陽夜市。但手剛一拉上蕭玦便被他抽開。

“哎!你?”

“你知我身子不好,白日奔波許久,而且你我在外頭吃了一天的灰,形容憔悴,容貌邋遢,我可不想被當成乞丐打發。要去你便自己去,明日夜裡我再與你一同去一次。”蕭玦語氣冷淡,似乎是有些生氣,那雙平常帶笑的眼睛也在這時冷了下來。

說完蕭玦頭也不回,拿上自己的包袱便去了自己的臥房。

景雁行見此也冇有惱怒,隻是哼了一下,碰了一鼻子灰也隻是稍有些不快。他雖與蕭玦相識不過月餘,卻也知道這人身子骨不是很好,這要求提的確實是冒失了些。也隻是因為說到神往已久之地,一時情難自已口不擇言了。

看著離去的蕭玦,景雁行隻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這個青衫少年看著沉穩心思重年紀上甚至比他小一些,所以這路上他一直笑這青衫少年少年老成,隻是不想在不遂他意的地方竟會有如此反差的表現。一時間看著他負氣離去的樣子竟然有那麼些可愛。

“看看這張嘴,又把人氣走了,哎呀呀看來又得自己一個人喝酒嘍。”景雁行大口飲著酒,忽然一拍腦門“瞧我這腦袋,忘記了這傢夥不喝酒,無趣無趣。過幾日一定要再結識些有趣的人才行。”

景雁行好酒,一喝就停不下來,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就醉得不醒人事,趴在桌上昏昏大睡,還是店小二上去叫來了蕭玦一同將景雁行抬到臥房去的。

蕭玦看著昏死如豬的景雁行,氣不打一處來,竟然抬腳踹了一下躺在床上的景雁行。他剛剛洗完澡,就因為去揹他染了一身酒氣。說來奇怪,蕭玦這人白日趕路時冇有夜裡這般愛乾淨,更是與尋常人一般毫不講究,可夜裡一旦有了落腳的驛站或是客棧,他便會把自己收拾的乾乾淨淨一絲不苟才行。景雁行知道他這個習慣之後,幾次都笑罵他一個大老爺們夜裡跟個娘們一樣。蕭玦對此也不生氣,對此也不加以解釋,隻是說是家中養的習慣,一時半會兒也改不掉。

蕭玦回到房裡,推開窗憑靠在窗邊,月朗星稀是個極好的天氣。蕭玦挪了挪身子,想看看更遠處的洛陽夜景,卻被林立酒樓給擋住了,隻能隱約看到酒樓裡的人把酒言歡的模樣。他皺了下眉隨即翻出窗外縱身一躍落在一處酒樓樓頂之上。身形之快如夜中鬼魅,瞧不清來去,隻能看見這人輕輕飄起又極快地落在了遠處。

蕭玦負手而立,看著夜裡的洛陽,街市上的燈火好似天上映下的繁星,整個洛陽明亮得好似白晝,更是寶馬雕車鑲滿路,鳳簫如春雨落樓頭,皎潔明月漸漸西斜,各色行人似是不知疲倦一副要通宵達旦的樣子。跟他小時候看見的一般,不過相較於那時今日洛陽更加繁華了。

蕭玦望著這一切,一時間麵沉如水、思緒萬千。他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尚是孩提的他十分嚮往這一處繁華的事,而如今他再回這洛陽卻再不是為這片繁華。

今夜不長,但他的夜很長,他要做的也很多。蕭玦長身玉立,站在這樓頂俯瞰洛陽,有風吹過撫在他俊秀溫潤的麵上,他抬手看了看手腕處蜿蜒盤旋的猙獰傷痕,似乎在這一瞬他下定了什麼決心。

“這個天該變了。”

隨著一聲低喃,青衫少年消失在秋夜的冷冷風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