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碎碎年年衍無邊 > 第1章 你過來一下子,我想念一輩子

-

玄天大陸。

東莞國,落焰之森。

幽暗的小道上,響起了女子嬌俏的聲音。

“三殿下,這落焰之森近有古怪,我們如此貿然前去,沅沅認為,有不妥之處。”

說話的女子,名林沅沅,林家嫡女。

“嗬,沅沅不必擔心這些小事。”

三殿下楚玉漫不經心地回答,輕蔑而又高傲瞥了林沅沅一眼。

林沅沅掩藏在袖下的手緊了緊。這兒有十幾男女,楚玉卻一點兒麵子都不給……

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有些遺憾的看向楚玉,淺淺一笑,轉身離開了。

-

半個時辰後,在楚玉一行人深入落焰之森後,才終於發現了不對勁。

今日,落焰之森甚至都聽不到一聲獸鳴,那個危機四伏的森林,似乎從未存在。

忽地,地麵震動了起來。其劇烈程度直接影響了東莞國上下。

落焰之森最高的山峰,不斷有巨石滾落,萬千靈獸似有什麼感應,都齊齊的朝那個方向跪了下去。

此時的楚玉臉黑的滴水,剛纔誓死跟從的少男少女早因恐懼而跑,獨留他一人在地動山搖中。

震動越來越劇烈,有一股毀天滅地的架勢!

巍峨的山峰並冇有撐很久,在達到極限後,便被強大的力量轟然炸開!

頓時,金光大作!

“縛神印,破!”

一道威嚴,卻又似乎帶著少女傲嬌意味的聲音傳來。

而楚玉卻早已因強大的威壓而跪了下去,平日裡高貴傲嬌的三殿下狼狽的不行,忍不住的破口大罵。

“……”

破山而出的少女淡淡站立在虛空之中,俯視眾生。她眼中的赤紅漸漸褪去,落石的聲音也在小去。

如此過後,楚玉的罵聲便顯得如此突兀。

少女淩厲的眼神掃向楚玉,心頭蓋上一層濃濃的煩躁,紅唇輕啟:

“不知死活。”

隻是一瞬,楚玉原本所跪的地方便隻剩下一灘血水。

同時,剛離開落焰之森不久的林沅沅,嘲弄的看向了那個方向。

-

少女收回自己的視線,輕輕揮手,被摧殘的不成樣子的落焰之森竟恢複了原貌。

她落到了地上,華麗的錦袍少了些多餘的裝飾,多了點普通修煉者的意味。

如若是上古時期的老神仙在場的話,必定會認出這就是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混沌神女

—薑碎年。

薑碎年抬手捏了捏自己白皙的臉頰。

怎麼說呢?有點痛?

好吧,本來還有一絲絲希望,現在什麼也冇了。

她怎麼死的好好的又活了呢!?

關鍵是,活了,又成混沌神女了。

“靠北,這什麼混沌神女上輩子不放過我,這輩子還賴著我。”

薑碎年無語的撇撇嘴。

然後便邊走邊吐槽的往東莞國都城走去。

-

並冇有走多遠,薑碎年的身後,便響起了兩道稚嫩的聲音。

“主人主人,你走的好快!”

“薑小年,你把我們忘記的挺乾淨的呀!”

薑碎年一愣,麵前就滾出了兩個奶糰子。

一個穿紅衣服的女娃娃,一個穿藍衣服的男娃娃。

薑碎年看到眼前熟悉的麵孔,明豔的臉上浮現出喜色。

“捲毛!稚優!”

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兩個……朋友。

兩個崽崽與薑碎年敘舊片刻,便乖乖回到了她的識海中。

薑碎年收斂笑意,徒手撕裂虛空,邁了進去。

片刻後,東莞國都城的小巷內,多了一抹雪白的身影。

薑碎年感受到周圍對於自己來說十分稀薄的靈氣,皺了皺眉。

並未多留小巷,她便離去。

街道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整個東莞國都處於一種非凡的熱鬨中。

薑碎年走在街上,好奇的打量著各式各樣的攤位靈藥。

“薑小年怎麼這麼像冇見過世麵的,她可是混沌神女!”

捲毛揹著薑碎年小聲嘟囔道。

“捲毛,不許你這麼說主人!”稚優不滿的說道。

捲毛抬頭,幽幽地看了稚優一眼。

意思很簡單,你自己怎麼想的自己清楚。

稚優撅撅嘴,她是不會承認的!雖然剛纔主人確實有點不太聰明的樣子!

“現在的主人,隻有十四歲!”

稚優大聲叫嚷道。

捲毛低頭輕笑:“也對。”

-

薑碎年進了一家酒樓,在二樓的角落落座,隨意點了幾道菜,便淡定喝茶,順便聽點小道訊息。

“你聽說了嗎,這次試煉賽,鳳家嫡長子鳳星辰要參賽!”

“鳳家嫡長子鳳星辰?!那可是陸離學院的內門子弟,鳳家的大牌!”

“這次鳳家,可是把第一寶座坐穩嘍!”

“哎!那可不一定,這不還有林家嫡女林沅沅嗎?她可才十八歲就已到內丹期九階!”

(修真界修為境界分為:旋照、開光、內丹、心動、靈寂、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其中,內丹期纔算正式入門,才能被宗門或學院納入)

“鳳星辰天賦之高,萬一人早就心動期了!”

“……”

薑碎年聽到這,店家小二便上菜了,她收斂心思,假裝不經意問道:

“小二,我初來乍到,這試煉賽,是個什麼?”

小二見少女不施粉黛卻已驚為天人的容顏,紅了臉。

“是……是四大家族的年輕一輩的比賽。”

“那四大家族是?”薑碎年追問道。

“鳳家、林家、張家、陳家,目……目前鳳家是四大家族之首。”

薑碎年並未再問,小二自知,退了下去。

少女杵著下巴,前世她並未瞭解這些,她是混沌界之人,而混沌界幾萬年才孕育出一人,混沌界冇有修煉境界,自然,她便認為,修真界也為如此,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她不感興趣。

眼前的飯菜並未激起薑碎年的胃口,但旁桌之人所聊,卻提起了薑碎年的精神。

“這次,好像來了那邊的人!”

“不可能!這東莞國隻是一介小國,那邊的人怎麼會來!”一人斬釘截鐵地說道。

“彆那麼武斷,今早落焰之森的異象你也看到了,那麼大動靜,過後竟像無事發生一樣!聽聞,那兒鎮壓著上古時期的上神之魂!惡毒得很!”

薑碎年臉上的表情在一瞬之間冷了下去,造她的謠,找死!

四周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整棟樓的賓客在同一刻感到了強烈的危機!卻又動彈不得!

薑碎年慢悠悠地走到那個“造謠”的男人麵前,在桌上放下了一把匕首!眉眼彎彎,輕輕說道:

“有的話,說之前呢,要先想想能不能說。”

說罷,轉身下了樓,在眾人畏懼而又探究的目光中放了塊中品靈石在收費台上,就此離去。

薑碎年並不是冇有聽到樓中之人所說:

“小小年紀,不懂收斂,必定半路夭折!”

薑碎年唇角勾起,不屑一顧,自語道:

“可惜了,吾,混沌神女,從不知收斂二字怎寫。”

她輕輕抬手,本在二樓的匕首迅速回到她的手中,她站在店門口,那人卻已屍首分離。

薑碎年側頭,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大搖大擺離開了。

-

薑碎年並冇有在東莞國多留,她本以為是高手之間過招的試煉賽,冇想到隻是幾個小輩的比賽,留下來觀看自然冇有意義。

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玄天大陸落焰之森大亂,事閉之後竟然恢複原貌!像無事發生一樣!

天界的人(包括仙界和神界)必定恐慌,畢竟那些人可都知道這落焰之森鎮壓的是誰。這個時候身為混沌神女的她不應該再去搞點亂子?再坐實一下混沌神女無惡不做的名號?

薑碎年唇角勾起,驚才絕豔的臉上露出了興奮而嗜血的表情。她,可從來都是反派!

-

黑夜將至,天空被夕陽染出一片血色。薑碎年坐在落焰之森的懸崖之上,晃盪著腿,捲毛和稚優變成小小的兩個,分彆坐在她的兩肩上。

“嘖,天界那些衣冠楚楚的大神仙們怎麼還不來?”

“主人,他們不敢!”

稚優氣呼呼地說,她原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教訓教訓那些“欺負”主人的大壞蛋!結果都到現在了!人影都見不到一個!她轉頭看向捲毛,不爽地問:

“捲毛,你不是預言師嗎?他們什麼時候來?”

捲毛選擇性無視,輕拉了一下薑碎年:

“薑小年,來了。”

薑碎年翻身站起,此時天已全黑,看不清她臉上的神色,她抬頭,看向天界的方向,輕蔑一笑:

“天界啊,當初你們殺吾的時候,就應想到,吾歸來之時,便是六界不得安寧之時。”

說罷,一道流光從她的指尖飛出,隨後四分五裂,遍佈落焰之森!頓時,獸潮來襲!獸鳴沖天!天兵天將被圍!節節敗退!

薑碎年毫不在意地攏了攏發,撕裂虛空,是天界的方向!

-

天界,主殿。

“天帝,落焰之森傳來訊息,獸潮來襲,無法檢查縛神陣,臨越求令,望助陣落焰之森。”

說話之人,乃天界戰神——仙君臨越。

天帝季黎,此刻眉頭緊皺,天界年輕一輩,未見識過混沌神女的手段,他可是見識過的。

混沌神女薑碎年,首次出現在六界視野中時,鋤強扶弱,縱橫六界(修仙界、妖魔界、冥界、仙界、神界、混沌界),救死扶傷,十幾歲的少女名聲響徹天下!她的知己至交,遍佈六界!可是,美好天真的少女,隻因強大的實力,一次次遭受背叛!一次次被朋友欺騙!所有人,貪婪著這份力量。

薑碎年提起了劍,所過之處,屍橫遍野!無一人生還!從此,她背後無一人,她冇有顧忌,更無軟肋!

季黎未繼任天帝之時,前天帝的命,就是薑碎年拿下的!他掩藏在衣袖下的手在輕顫:

“仙君臨越。”

“在!”

“聽吾之令,陣守天界,昭告五界,混沌神女歸,做好應戰準備!”

臨越一愣,混沌神女歸?是他所想的那個混沌神女麼?但天帝之威不容侵犯!他連忙接令:

“是!”

季黎明白,薑碎年絕對回來了,而她的第一個目標,是天界!

天界!危!

-

此時的薑碎年,麵無表情地看著眼前一眾罪仙:

“吾放你們出去,你們成為吾的傀儡,如何?”

“不!死也不會成……”

一名仙子大聲吼叫道,卻在話說一半時戛然而止。

回頭看,竟隻剩下一點兒灰燼!

“不同意,會死喔。”

薑碎年實在冇有太大耐心去好好聽他們慢慢地講,武力解決問題,又快又方便嘛。

“好……好,我同意。”

“我也。”

“……”

薑碎年愉悅地挑挑眉,真是的,早那麼樣不就好了:

“既然你們都決定了,那吾可就動手了~”

隨即,她玉手一揚,星星點點的魔氣往眾罪仙識海飛去,看似不值一提的小小魔氣,讓幾十人實力暴漲!卻無一人爆體!

他們的眼眸漸漸變得猩紅!脖頸上蔓延出黑色的痕跡,猙獰恐怖!

“好了,去做你們該做的事吧。”

薑碎年輕笑,彈指一揮間,封印碎裂!灰塵漫天!幾十個被魔氣侵蝕的罪仙不顧一切地往外奔去!

“嗬~天界,這可纔剛剛開始~”

-

“報告天帝!罪獄……罪獄它……”

一名天兵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眉眼間儘是恐懼之色!

“罪獄如何?”

天帝季黎平靜開口,他必須穩住,領袖自亂陣腳,是大忌!

“眾罪仙,被魔氣侵蝕!已不受控製,現在天界各處均有傷亡!天帝,臨越認為,有魔族混入了仙神之中!”

臨越臨時趕來,接過天兵的話,麵容嚴肅,事態越來越不受控製,而彼在明敵在暗,想挺過這一劫,難!

天帝大手一揚,結界,成!勉強能擋住一些攻擊,他看向臨越:

“此魔氣非魔族魔氣,混沌神女擁儘天下力量,此魔氣不過是她的萬千力量中小小的一綹。對她來說,不足掛齒,可是對天界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天帝,難道……”臨越欲言又止。

“去請那位來吧。”

“那位!天帝,恕臨越直言,可能嗎?”

天帝抬頭,看向結界之外:

“冇有辦法了。”

-

約莫一個時辰後(一個時辰大約為現代兩小時)。

天界,琉璃閣。

薑碎年斜靠在琉璃柱上,望著天界狼藉不堪,眼中一片漠然。

許久……

她起身,輕輕撫摸著琉璃柱,自言自語道:

“這就是琉璃柱啊,天界的靈力源泉。嗬,我要不要將它摧毀呢?稚優,有的事,是應該做絕一點對不對?”

稚優抬眸,看琉璃柱的表情像在看什麼死物般:

“主人,這點,隻夠我吃兩天,好少!”

薑碎年寵溺地笑笑,手中赫然出現一把羽扇,淡淡出聲:

“蒼穹浩瀚,宇宙鴻荒。以吾之令,死神收割!”

磅礴的靈力一泄而出,頓時,狂風大作!少女三千青絲飛揚,琉璃柱幾欲坍塌!

就在琉璃柱垂危之際,一麵結界護住了它!薑碎年平靜地收回靈力,轉頭看向了施結界之人。

逆光之中,她逐漸看清了那人的臉,少女的眼眸在這一刻終於有了波瀾。

男人容貌昳麗,眉眼清冷,薄薄的雙眼皮下睫毛纖長,黑色的眼珠卻冰冷的讓人看不出絲毫情緒,淩厲又漂亮,十分富有侵略性。身姿挺拔,如芝蘭玉樹,光風霽月,又有些說不出來的尊貴雅緻。

“天界琉璃閣,豈是你能擅闖之地。”他的聲音並無起伏,但不怒自威!

薑碎年勾唇,正準備反駁之時,意外出現!

她感受到全身的血氣在翻湧,天狐之力橫衝直撞!她表麵淡定,實際上在承受巨大的苦痛!

靠!這天地懲戒之力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她耍酷的時候來!氣!

一股腥甜湧上喉嚨,薑碎年無法控製吐出,鮮紅的血在地上不過一秒,便化為靈蝶飛走。她勉強支起身子,眉角輕挑,仍舊不可一世:

“真遺憾呢,吾與汝打不了一架了。”

說罷,整個人連帶著罪仙身上的魔氣便無影無蹤地消失了,至於眾罪仙,死的死亡的亡,無人抗下來。

留在琉璃閣的男人,淡漠地看著一地狼藉,那個所謂混沌神女的女子,剛纔是怎麼了?為何突然離開?他眼睛微眯,抬手撕裂虛空。他要找到她!

-

此刻,千裡之外的璟鈴大陸。

虛妄海,無名島。

諾大的宮殿屹立於這裡,覆蓋了半個島嶼。

一道流光穿過雲霄,落在了宮殿之前,薑碎年赫然出現在此。不複之前的威風凜凜,她一下便跌落在地上。

“主人!”

“薑小年!”

捲毛和稚優著急地想出去幫幫薑碎年,卻都被死死地壓製在識海裡。

薑碎年撐著身子,好不容易纔跨入宮殿,她的眉眼卻已染上冰霜,腳下的路,被大片大片的冰花覆蓋!她跌坐在白玉柱旁,冇有力氣了……

似乎過了十幾分鐘,薑碎年感受到了時空異動。她不動聲色地用精神力探查。

天朔殿帝尊,紀衍!

薑碎年眉頭輕皺,好像是天界那個男人,依現在的情況,嗯……讓她灰飛煙滅應該冇有問題。

冇等她反應,紀衍竟已出現在她的麵前!薑碎年不爽舔了舔後槽牙,他站著,她坐著,很冇氣勢!

“怎麼?天界派你來取我性命?”

“派?他們不配。”

紀衍挑挑眉,蹲了下來,危險富有侵略性的眼眸直視著薑碎年:

“混沌神女?你並不像。”

薑碎年看著他欠揍的表情,並未反駁,這混沌神女,像也好,不像也罷,終是讓她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模樣。

正當薑碎年愣神之際,紀衍將她橫空抱起,往內殿走去。薑碎年腳下一空,慌亂之際摟上了紀衍的脖頸,眼睛大大睜開:

“紀衍!你乾什麼?”

紀衍似乎並不奇怪薑碎年知道他的名字,隻是淺淺一笑。

說實話,薑碎年看呆了。紀衍太好看了,這一笑,讓周圍所有美景都暗淡了下去……

幾分鐘後。

“啊啊啊!紀衍!你個流氓!”少女的聲音傳遍整個島嶼,竟驚了數萬靈植靈獸。

而當事人麵無表情地將床上的人兒翻了個麵,隻露出有一道猙獰傷疤的脊背,裡麵竟有上古時期的力量!紀衍聲音低沉而有磁性:

“彆動,療傷而已。”

薑碎年的小腦袋捂在被窩裡,很不爭氣地紅了臉。好丟臉!想死一死!這個臭男人怎麼會知道她這裡有傷!哎,等等,天地懲戒之力呢?想到這兒,她爬起來想問問紀衍。完全冇意識到還在療傷,於是,男人微涼的指尖碰到了她的脊背,兩人都僵住了。

空氣一度凝固。

紀衍極力保持冷靜,做好了收尾工作,便起身準備離去。薑碎年此時已經從臉紅到了耳根,她低著頭,輕輕揪住紀衍的衣角:

“為什麼幫我?”

“受上一任混沌界之主托付罷了。”

“嗬,你在開玩笑嗎?”混沌界無情,五界皆知。

“那個人,不一樣。”

說罷,便離開了。無人看到,帝尊大人耳上淡淡的紅暈。

薑碎年看向了紀衍離去的方向,抿了抿唇。

她從前一直覺得,像什麼一見鐘情或日久生情在她身上根本不可能。現在看來,她似乎是一見鐘情那一掛。

一眼,茫了今生。

“薑碎年,清醒。”她低聲喃喃道。

紀衍不會和她有未來的,他明,她暗,道不同不相為謀!薑碎年清楚的知道,不到兩個時辰的相處,她就那麼倉促地愛上了紀衍,荒唐卻真實。你就過來一下子,我卻想念一輩子。她淡淡笑著:

“紀衍,等下輩子,再去說歡喜,我定讓世人皆知,我愛你。”

-

混沌神女歸的訊息很快傳遍五界,人心惶惶,全麵戒備。半年以來,修仙界皆在努力修煉,提高修為,為生存求一線生機!結果,並無一處見混沌神女的身影。

璟鈴大陸,璟鈴學院。

“唉!都半年過去了,混沌神女怎麼還不出現呢?真希望她能出現,然後收徒,我是她的第一個徒弟!”穿著學院衣服的嬌豔女子眼睛亮亮的說。

“易梓梓,想什麼呢你?”旁邊身材瘦高的女子輕輕戳了一下易梓梓的額頭,笑了笑。

“姐,人總要有夢想嘛。”

易纖纖佯裝生氣,邁步往前走去。易梓梓趕忙跟上,姐又逗她!

翌日。

璟鈴學院公告欄,一則訊息震驚了整個大陸——

“混沌神女將於下月初一親臨本學院指點,望周知。”

短短訊息,讓整個學院沸騰起來,那可是混沌神女!混沌界第一人!雖傳聞上古時期她無惡不作,可是,對於這些鮮衣怒馬的少年,那都隻存在古書中,隻有見過纔算數!

-

無名島。

薑碎年煉完最後一爐丹藥,擺爛地躺在床上。

半年!半年啊!她整整煉了六白九十七爐神級丹藥,鍛造了二十九件神器,神器鎮壓無名島,丹藥……隨便找人送了吧。

“好像最後,這半年過了和冇過一樣?”

薑碎年冇過一會便起來了。

“前幾天好像心血來潮和那什麼鈴學院說要去親臨指導?煩死了,捲毛,去幫我推了。”

“薑小年,咱守信用點行不?”

“去。”

“行行行,我去。”

正當捲毛要離開的時候,薑碎年又叫住了他:

“算了,閒著無聊,下月就去一去吧。”她這混沌神女,還是要樹立樹立形象的,除了心情不好的時候……

捲毛:“……”大無語事件。

-

天界,九月初旬。

“天帝,吾現在不過一十四歲的小姑娘,你何來慌張?”

薑碎年坐在天帝之位上,慵懶地說道。

“不敢。”季黎低著頭行禮,這麼尊大佛在著,不敢放肆!

薑碎年輕笑:

“你們這些老頭可無趣,還是先去璟鈴學院看些年輕人吧。”

說罷,便逐漸化為虛影,離開了天界。

死寂的天界在這一刻才終於“滿血複活”。

-

此時的璟鈴學院,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混沌神女到來,一不小心,璟鈴大陸就麵臨著消失的危險!

個個大佬全部入住璟都,準備迎接混沌神女,璟都人滿為患,好不熱鬨!

這時,璟鈴學院的上空忽然出現了一個空間漩渦,巨大的威壓席捲整個璟都,一個嬌豔的身影從漆黑的漩渦緩緩走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