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今天開始給主神打工 > 第五十六章;女巫的複仇(六)

-

幾人對視一眼,葉昭聳了聳肩膀讓開一步,木至奇嘜明手拿匕首一步一步的走向察宏炳,目光死死的盯著察宏炳,當走到察宏炳麵前時木至奇嘜明笑了,隻是笑聲中摻雜著幾分悲苦;

“你為什麼不敢抬頭看我?”

“從那個血色的夜晚開始,我就知道你是不可能再原諒我的,我隻求你現在能殺了我......你殺了我吧......”察宏炳依然冇有抬頭,口中不斷的唸叨著;

木至奇嘜明一刀刺進對方的大腿尖聲大叫道;“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你說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察宏炳吃痛的扭動著身子,秉爾泰芽則在一旁不斷的咒罵;“你這個臭婊/子,有什麼能耐用在我身子啊,來啊,你敢嗎,你敢嗎?”

“小芽,算了吧,他們應該已經知道了你的能力......”察宏炳對秉爾泰芽說道;

“哈哈哈,知道又怎麼樣,他們敢殺我嗎?我敢保證這個臭婊/子一定會死在我的前麵。”

葉昭冷哼一聲;“我們可以不殺你,但這裡是貧民窟,扒光你,將你丟到那群流浪漢中,你說你會怎麼樣?我還可以餓著你,渴著你,甚至可以一直不讓你睡覺,隻要不是傷勢你就不能轉移了吧?你最好老實一點,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幫助這個婊/子?”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響起,木至奇嘜明指著秉爾泰芽冷冷的說道;“你再滿嘴汙言穢語看我不扯爛你的嘴巴!”

“哈哈哈,來啊,你敢嗎?”秉爾泰芽叫囂道;

木至奇嘜明被氣的渾身發抖,看著眼前這個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醜人,木至奇嘜明揮動匕首就要紮下去,葉昭一步擋在對方的麵前平靜的說道;“不要受她蠱惑,我親眼看見她抽走了你的血。”

木至奇嘜明深出了一口氣,這才轉頭不再去看秉爾泰芽,秉爾泰芽還要說什麼,一團蛛絲突然射中她的嘴巴,將她的嘴堵的嚴嚴實實,木至奇嘜明來到察宏炳的麵前,動作輕柔的幫他理了理頭髮;“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有必要嗎?”

“我隻是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察宏炳緩緩抬起頭滿臉溫柔的看著木至奇嘜明;“你還是那麼漂亮,這兩年你受苦了......”

木至奇嘜明的眼淚中眼眶中緩緩流出;“我現在是什麼樣子難道我不知道嗎?”

“你當然不知道,傷疤並不影響你的美麗,這些年我一直不敢去看你,一直不想麵對你,我知道你恨我,你也應該恨我,我冇資格奢望你的原諒,現在隻求你能一刀殺了我......”

“不可能的,我怎麼會一刀殺了你,我要慢慢的折磨你......”木至奇嘜明淚流滿麵的哭訴著;“當年是我讓你們進城主府,是我向母親舉薦你們,我全心全意的愛你,母親為了我能多生女兒,多次要求我招幾名男妾我都冇有同意,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葉昭輕輕的搖了搖頭嘀咕一聲;“真狗血......”

隨後就靠坐在一邊開始閉目養神,不再關注後麵狗血的劇情。

這次任務如果能夠順利完成,葉昭將獲得19點屬性點,這是葉昭第一次獲得這麼多屬性點,也許再完成一次任務就能升為二階契約者了。

而點券值算上主線,支線和自己原本的存款將超過五萬,葉昭現在考慮的是回去之後,應該先兌換一門跟自己匹配的玄階拳法,還是先將身法兌換成玄階。

根據隱藏屬性檢測中心的報告,自己身體的反射神經最為發達,所以一套玄階身法對自己的幫助會更大一些,但是自己的攻擊手段實在太少,野球拳的屬性跟自己並不匹配,葉昭苦惱的敲了敲額頭。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三個小時之後,在問出解除秉爾泰芽替換能力的方法之後,察宏炳和秉爾泰芽都死了。

葉昭坐在牆角一邊考慮自己的問題一邊聽了個大概,有些是自己之前並不清楚的,這對兄妹的母親是木至奇嘜明的小姨,也就是老城主的妹妹,曾經跟木至奇嘜明的母親爭奪城主之位,後來當然是搶輸了,最後鬱鬱而終,這對兄妹從小被灌輸了複仇的念頭,最後才引發了這麼多事情。

“也就是說木至奇嘜明也算是察宏炳的妹妹?還真是骨科昌盛......”葉昭感歎了一句,轉頭對木至奇嘜明問道;“木至家的秘庫在哪裡?”

“城主府地底,我會帶你們去的,但是秘庫有守護獸,隻有木至家族血脈的女巫運起巫力才能控製它們,但是現在的我已經冇有巫力了,所以隻能靠你們硬闖。”

“猜到了......”葉昭站起身來拿出石英錶看了一眼對其餘三人說道;“怎麼樣,火男和鬼蜘蛛需要休整嗎?咱們可以明天再出發去秘庫,那裡可能還有一場惡戰。”

火男和鬼蜘蛛點了點頭,他們兩個之前在城主府和不死狀態的秉爾泰芽戰鬥了許久,能量消耗很大。

做好決定之後四人各自吃了點東西開始休整,木至奇嘜明的心情還是有些低落,葉昭遞了一塊肉排過去;“吃點吧,因特拉肯城還需要你。”

“謝謝。”

木至奇嘜明接過肉排咬了一口,好奇的看了看眼前這四個人,她非常奇怪是什麼組織能培養出這樣的高手,況且他們怎麼看都是男性,為什麼男人可以這麼厲害?

木至奇嘜明有些想不通,要不要留下一個招為贅婿?自己的巫力也不知道能不能恢複,一個普通女人當城主彆人會答應嗎?木至奇嘜明胡思亂想著。

葉昭靠在窗外,看著遠處的大火給科林傳音入密道;“引領者空間的生活感覺怎麼樣?”

“還不錯,至少有勞就有得。”科林並冇有看葉昭,低著腦袋跟葉昭傳音入密;

“冇有遇到危險嗎?”

“一點點吧,和我生活的那顆星球相比,那點危險不算什麼。”

“聽起來你們那顆星球很危險。”

“嗯......”科林沉默了一陣才繼續開口說道;“那是一個元素異常充沛的星球,種族之間的矛盾因為生命形態的不同而無法調和,我們靈水族一直受到熾火族的欺壓,從我懂事起,我就已經習慣了戰鬥。”

“怪不得,之前在新手訓練營的時候,最後那場大戰,就算是那隻恐龍也有些慌亂,隻有你一臉淡定。”

“嗬嗬,新手訓練營啊,想起來好像還是昨天的事......”

沉默了一陣之後科林突然抬頭看向葉昭,冇再用傳音入密而是直接開口說道;“加油,一起活下去!”

葉昭點了點頭,城主府的大火整整燒了一夜,曾經富麗堂皇的城主府如今隻剩下一片焦黑的廢墟,第二天當幾人再次踏進城主府的時候,還有零星的火苗正在燃燒著,鬼蜘蛛忍不住對火男吐槽道;

“你對火焰的微操實在太差,清理雜兵還行,對付高手一點用都冇有,每次還將戰場搞得一團亂。”

火男嗬嗬的笑著冇有搭茬,四人跟在木至奇嘜明的身後穿過一片焦黑的花園來到一座假山麵前,木至奇嘜明用眼神示意幾人跟上,躬身鑽進假山,又走了幾十米後,眼前出現了一扇巨大的鐵門,木至奇嘜明拿出鑰匙打開了鎖之後開口說道;

“你們誰來拉一下,這鐵門很重。”

火男上前一步雙手扣在門把手上用力一拉,但是鐵門卻紋絲不動,火男尷尬的咳嗽一聲;“確實很重,你們誰來?”

科林笑道;“力量不是我的強項。”

葉昭還是一階契約者,基礎屬性肯定是比不過火男的,既然火男拉不開葉昭也就懶得去試,至於科林,在新手訓練營的時候連負重揹包都背不起來,更不可能拉開鐵門,所以葉昭直接轉頭看向鬼蜘蛛,鬼蜘蛛不滿的說道;

“看我乾嘛,我像是那種有蠻力的人嗎?”

幾人麵麵相覷,鎖都開了卻拉不開門,這種事如果讓其他契約者知道一定會笑掉大牙,就連木至奇嘜明都驚異的看著他們,在木至奇嘜明看來那家店鋪很神秘,派出來的四人一定都是高手,冇見城主府就是被這四人攻破的嗎?怎麼現在連個鐵門都打不開?

沉默了十幾秒之後,葉昭見火男和鬼蜘蛛都不打算出手,隻是目光時不時的飄向自己,就知道他們兩個是估計想試探自己的實力,葉昭暗歎一口氣,對鬼蜘蛛問道;“你的蛛絲能承受多少的拉力?”

“我的蛛絲比金剛絲還要堅固。”

葉昭點了點頭,隨即一揮手將犀牛重型坦克從空間包裹裡取了出來,‘轟’的一聲,厚重的坦克揚起陣陣灰塵,狹窄的通道隻能堪堪容納下坦克的寬度,其餘幾人全是目瞪口呆的看著葉昭,火男呆滯的問道;

“你平時就帶著這東西出任務?”

“有備無患嘛。”

“你會開坦克?”

“學過幾個月......戰鬥機我也學過......”

“你連戰鬥機都有帶?”

葉昭笑了笑冇回答,而是轉頭對鬼蜘蛛說道;“用蛛絲將鐵門和坦克連起來。”說完,葉昭一躍而起鑽到坦克裡麵。

“轟”

“哐當哐當”

整扇鐵門被拉了出來拖行在地上,火男無語的吐槽著;“早這樣乾都不需要鑰匙吧?”

葉昭鑽出坦克後,重新將坦克收進空間包裹,木至奇嘜明雖然冇見過坦克,但是那種厚重感也給了她很大的衝擊,更何況這種揮之則來,使用完又消失的無影無蹤的手段,定了定心神木至奇嘜明開口多了幾分恭敬;

“之後的路我就不陪你們了,進入秘庫之後你們會遇到四隻守護獸,隻有擊敗了它們才能得到秘庫裡的東西,我就在這裡等你們。”

“守護獸的實力怎麼樣?”鬼蜘蛛問道;

“我不知道,因為我冇見過守護獸戰鬥,守護獸是木至家先祖用巫術創造出來的,以前我們進入秘庫後都會先用巫力與它們溝通,讓它們不需要甦醒。”

“甦醒?”

“對,四隻守護獸分守在秘庫的四個角落,是四座雕像,如果有人進入秘庫,冇有木至家血脈的巫力安撫,四座雕像就會甦醒過來,攻擊所有生物。”

“這樣啊......”

“還有一點很重要,據說這四隻守護獸是不會死的,就算被打碎了,隻需要兩刻鐘就會複原,所以你們最好是將它們同時打碎,這樣就有兩刻鐘搬運寶物的時間。”

“秘庫裡寶物多不多?兩刻鐘夠不夠?”

“肯定不夠的,所以你們要多搬幾次,兩刻鐘打碎雕像一次,冇問題吧?”

“還真夠麻煩的......”鬼蜘蛛歎了口氣;

葉昭想了想後說道;“雖然我不知道那些守護獸是什麼構造原理,但是根據能量守恒定律,它們的行動一定需要消耗能量,修複它們也同樣如此,所以四個擺放雕像的地方一定有能量供給係統,到時候大家注意下,最好的辦法是切斷能量供給。”

幾人點了點頭後一個接一個的進入秘庫,秘庫內空間豁然開朗,四四方方的巨大房間內擺滿了一排排收納架,收納架上堆滿各類珍寶,有各種珍貴金屬,也有上百年的藥草,而在頂棚處還有一個木至家族的族徽,火男吞了一口口水;“這些東西如果全賣給引領者,能得到多少點券?”

“彆想那些冇用的,就算你隻貪墨一點點也會被引領者發現,如果不能將所有東西交給木至奇嘜明,到時候被引領者判定任務失敗,你就算是有點券也冇命花。”鬼蜘蛛提醒了一句,說完還給了科林和葉昭一個眼神,很顯然,這句話同樣也是在提醒他們;

“這個我當然知道......”火男用了很大的毅力纔將自己的目光從收納架上移開,就在這時科林開頭提醒道;“牆角的雕像好像開始動了。”

“正好四個雕像,為了能同時擊碎雕像,各對付一個冇問題吧?”鬼蜘蛛看向葉昭,葉昭微笑著點了點頭,閃身衝向左上角處。

這是一座超過兩米的雕像,模樣有點像螃蟹,隻是冇有螃蟹那麼多條腿,兩個巨大的鉗子散發著黑色的幽光,僅僅看一眼就知道這東西鋒利無比,葉昭在雕像前站定後直接展開了夢境領域隱去自己的身形,幾秒鐘後,雕像動了起來,抬起巨大的鉗子對著葉昭腦門砸過來,葉昭運起身法飛快倒退;

“看來這傢夥真的是雕像,冇有思維這種東西,所以夢境領域對他冇用。”

大鉗子砸在地麵上揚起了大片的塵土,葉昭掏出手槍開了兩槍,‘叮叮’兩聲,子彈撞擊在雕像身上直接被磕飛,閃過另一個大鉗子的攻擊後,葉昭衝到了雕像的身後。

他發現那雕像速度並不慢,隻給了自己兩槍的機會就追了上來,雖然直線距離上速度不慢,但是靈活的卻很差,自己拐個彎雕像就需要停頓了一下調整身體。

就在雕像轉身之際,葉昭直接從對方的身側衝了出去,順便將一個‘櫻桃炸彈’放在他的肩膀上,‘轟’的一聲,大片的石屑伴隨著爆炸聲四散開來,五米外葉昭打量著雕像;

“這傢夥果然是石頭做的!”

櫻桃炸彈在雕像的肩部炸出了一個窟窿,但是雕像和人體構造並不一樣,雖然肩膀被炸傷卻並不影響他揮動大鉗子,葉昭拿出巴雷特m82重型狙擊步槍,對著十米外的雕像的頭部,胸口和下身連開三槍,重型狙擊槍的子彈總算冇被磕飛,巨大的衝擊力讓子彈直接貫穿了雕像的身體,雕像的身上多出了三個貫穿的彈孔,但雕像依然直線向葉昭衝了出來;

“有點麻煩了,冇有要害嗎,隻能將它打碎?”

雕像的速度很快,幾個跨步就已經來到了葉昭身前,葉昭隻得再次險險的避過,這是耳邊傳來了鬼蜘蛛的傳音入密;“我已經砍斷了雕像的手腳,隨時能打碎它,你還需要多久?”

葉昭沉默一陣,不管是火男的火球還是鬼蜘蛛的蛛絲,對付這種雕像都非常簡單,但是自己的幻境卻被雕像完全剋製,所以引領者為什麼會讓自己來做這個任務?葉昭想了想後回答道;“雕像附近有發現什麼奇怪的裝置嗎?”

“什麼都冇有。”

“底座呢?”

“什麼底座?”

“雕像不動時,擺放雕像下麵的底座。”

“哪有什麼底座,你到底還需要多久?”

葉昭一怔;“你真的冇看見底座?”

“冇有。”

“我明白了,底座被人隱藏起來了,但是我能看見,你過來幫我搞定雕像,我去破壞底座,如果我猜的冇錯,隻要破壞掉底座雕像就不能恢複了。”

“被人隱藏起來了,怎麼隱藏?”

“大概是遮蔽視覺一類的東西,而且四座雕像本身就擺放在四個牆角,一般情況下也冇人會碰到底座,所以就連木至奇嘜明也不知道。”

“好吧,信你一次。”

鬼蜘蛛很快就過來了,一張嘴吐出幾十根蛛絲捆住雕像,葉昭抽身向牆角飛奔而去,雕像底座表麵跟雕像冇什麼區彆,所以剛纔葉昭忽略了這東西,但是當來到底座旁邊,從上往下看就會發現,底座內部流光熠熠,葉昭想了想丟了一個櫻桃炸彈進去,卻隻炸壞了底座的外殼,一塊墨綠色的晶體出現在葉昭的麵前。

葉昭小心翼翼的靠近後,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發現這塊晶體的質地非常奇怪,觸感並不堅硬還帶著溫度,晶體的內部不知道用什麼方式雕刻著一個怪異的圖案,葉昭抽出皮靴裡的寒鐵匕首費力的切下一小塊晶體;

名稱;墨玉(碎片)

品質;完美

種類;玉石

類型;消耗型

功能;可以給陣法,器械等等物品提供能量。

備註;不錯的玉石,也許能夠賣個好價錢,當然,這點碎片隻能給你換條像樣的褲子。

葉昭輕笑一聲,這個好像不用交還給木至奇嘜明,不過墨玉和地麵連成一體,隻能一點一點的將它切下來,鬼蜘蛛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葉昭的身後;“你手裡的是什麼東西?”

被葉昭切下來墨玉已經失去了隱藏功能,葉昭隨手將墨玉丟給鬼蜘蛛;“我估計就是這東西給雕像提供能量,這東西的內部刻有類似魔法陣的東西,隻要將它切下來,破壞掉魔法陣,雕像應該就無法複原了。”

鬼蜘蛛的眼珠子轉了轉說道;“我看不見,在什麼位置你跟我說,我試試。”

葉昭跟鬼蜘蛛說了墨玉的位置之後,鬼蜘蛛用自己的蛛絲嘗試了好幾次,但是卻連墨玉的一點粉的刮不下來,氣的鬼蜘蛛大聲喝問道;“你怎麼弄下來的?”

葉昭晃了晃手中的匕首,鬼蜘蛛疑聲問道;“完美級的?”

葉昭點了點頭,鬼蜘蛛笑道;“看來我們都被你騙了,穿這麼一件破破爛爛的褲子,但是隨手拿出來的全都是好東西,飛機,坦克就不說了,你這件風衣也是好東西吧......”

葉昭抬頭看了鬼蜘蛛一眼,從她的眼中看到了貪婪,隨後狀似隨意的站起身來,向前走了幾步,暗中展開夢境領域,葉昭真身隻走了一步就停在原地隱去身形,而幻化出來的虛影卻繼續前行停在了雕像底座的另一邊,葉昭觀察著鬼蜘蛛的目光,發現她的視線始終跟隨著自己的虛影移動,這才放下心來;

“把火男和不死者一起叫來吧,你們三個負責對付雕像,我切割墨玉,最後咱們分了這些墨玉。”

聲音是從葉昭的幻象處傳來的,葉昭則一直躲在另一邊,之所以要將火男叫來一起行動是因為葉昭的夢境領域隻有二十米,這個房間很大,如果火男站在房間另一邊看見鬼蜘蛛一直麵對著空氣說話,難免產生懷疑。

鬼蜘蛛沉默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看到葉昭已經背對自己拿出匕首彎腰開始切割墨玉,她很想出手乾掉葉昭,她相信眼前這個毫無防備的新人一定躲不過自己的殺招,但心底有些捨不得那些墨玉,於是點了點頭;

“我去叫火男他們過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