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今天開始給主神打工 > 第三十五章;天賦覺醒(二)

-

是夜,葉昭偷偷的翻過圍牆潛入彆墅。

彆墅是一棟三層建築,每一層目測都有一百多平米的模樣,在彆墅的最上方,還有一個小小的第四層閣樓。

此時,彆墅裡住著的幾個孩子全都聚集在一樓餐廳內,葉昭悄悄的來到這裡躲在角落,邊觀察他們,邊從隨身包裹內拿出一個比蒙肉漢堡吃著,隻見一個身材最高大的青年,正在大聲訓斥著王小弟;

“我說過多少遍了,外麵全是想要傷害我們的壞人,你怎麼能隨便跟外人接觸呢?你還小,大哥實在不想讓你經曆那種痛苦。”

這時,不管是二姐或三哥,都對王小弟求助的目光視而不見,王小弟抿了抿嘴唇倔強的說道;

“我隻是好奇,你們都告訴我外麵很危險,所有人都不喜歡我們,他們會嘲笑我們,會用石頭丟我們,會向我們吐口水,但是我從冇見過你們身上有被石頭砸過的傷痕,我好奇外麵的世界,好奇為什麼他們全都不喜歡我們。”

“夠了,難道你想說我們三個做哥哥姐姐的,會欺騙自己的弟弟嗎?我們是在保護你!”青年嗬斥道;

王小弟說的這些話,讓原本冷眼旁觀的二姐和三哥也加入聲討他的隊伍中,他們比王小弟年長,他們有過被人歧視的經曆,吵吵鬨鬨中,葉昭大概聽明白了王家四人被人欺負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父親。

他們的父親是一名搶劫犯,並且殺過好幾個人。

原本與他們同村的鄉親們,隻是恐懼他們家,禁止自己家小孩與他們一起玩耍,大哥王大拿以為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父親,如果冇有父親大家就不會這麼對待他們。

於是,當父親被抓後,檢方詢問他是否願意出庭指證自己父親時,他好不猶豫的答應了,他希望自己的父親去坐牢,在王大拿的心裡,隻要父親坐牢了,村裡的人願意接受自己,不會再對自己指指點點了。

所以王大拿出庭了,親自在法庭上指認自己的親生父親,他永遠忘不了當時父親怒視自己的目光;

“臭小子,你等著,等我出來後,看我怎麼收拾你!”

王大拿很害怕,但為了弟弟妹妹,他隻能這麼做,他以為隻要父親坐牢後彆人就不會再排擠他們,但是他冇想到父親坐牢之後,鄉親們並冇有接納他們,隻是從原先的恐懼變成了嘲笑。

嘲笑他們是殺人犯的後代,嘲笑他們冇有父親,甚至咒罵他們滾出村子,因為他們一家人身上都流著罪犯的血。

王大拿不明白這是為什麼,直到半年後,王大拿聽說父親越獄了,並揚言要找自己的不孝子算賬。

恐懼的王母,帶著四個孩子連夜逃到這棟遠離人群的老宅躲避,這一躲就過去了好幾年。

操勞了半輩子的王母也病逝了,如今隻留下四個無法融入社會的孩子,而王小弟還小,當初他來到這棟彆墅時,還不到五歲,在他有限的記憶中,這棟彆墅就是整個世界,他隻能從哥哥姐姐的口中,和書裡去瞭解外麵的世界。

“母親臨死前說的話你都忘了嗎?”王大拿大聲質問著王小弟,不等王小弟回答便繼續說道;

“當初母親臨死前,拉著我的手要求我發誓,發誓得好好照顧你們,將你們三個安全的照顧到成年為止,我也答應了母親一定要給你們三個光明的未來,難道這些年我付出的還不夠多嗎?你為什麼不能懂事一點!”

聽到大哥提起死去的母親,王小弟終於不再反駁,低著腦袋,轉身往自己臥室的方向走去。

王大拿依然滿臉氣憤,口中罵罵咧咧的在指責王小弟,二姐則開始收拾餐桌,王家三子坐在餐桌角落喏喏不敢出聲,待二姐收拾完之後,三人才一起走向樓梯,各自回到臥室休息。

葉昭一直躲在角落裡,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這間房間。

葉昭看的出來這四人全部都是普通人,而自己又無法離開彆墅百米距離,不可能再遇到其他人,也就是說這次任務不是靠武力就能解決的,否則葉昭一隻手就能撂倒那四兄妹,這個任務也就一點難度都冇有了。

又看了一遍任務,根據葉昭現在掌握的資訊,根本推斷不出主線任務的方向,他隻知道這棟孫家老宅一定隱藏著什麼。

但是該從哪裡開始調查卻毫無頭緒,四兄妹父親的下落?或是四兄妹的母親死亡有蹊蹺?甚至是否是哥哥姐姐聯合起來欺騙王小弟,不讓王小弟外出是另有目的?所有的一切都有可能,葉昭頭疼的敲了敲額頭。

夜深人靜時,王家四人全都已經各自回房睡下,彆墅內隻有葉昭一人正在到處閒逛。

他首先巡視了老宅一樓,這裡是孩子們平時活動的主要場所,有廚房有餐廳還有一間活動室,廚房內被收拾的井井有條一塵不染,看得出來二姐很擅長做這些家務。

在活動室葉昭發現了一些竹蜻蜓,紙飛機,還有一些抓蟲子用的網兜,冇有發現其他可疑物件後,葉昭輕輕的走上二樓。

二樓一共有六個房間,一間最大的主臥現在空著,想來應該是原來王母的臥房,另外有四間王家四個孩子的臥室,和一間衛生間。

葉昭在王母的房間內,發現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處方藥單,隻是全世界的醫生都一個叼樣,那龍飛鳳舞的字跡讓葉昭根本無法辨認,如果是其他任務,引領者還會幫忙翻譯,但是這次任務卻冇有,所以葉昭根本看不明白單子上寫了些什麼。

輕手輕腳的走進王小弟臥室,此時王小弟正嘟嘟囔囔的說著夢話,葉昭在王小弟的書桌上發現了一副很奇怪的畫,那是一副用小孩稚嫩的手法,畫出來的全家福。

從周圍散落的彩筆來看,應該是王小弟自己畫的,裡麵有爸爸媽媽和哥哥姐姐一共六個人。

之所以說奇怪,是因為葉昭發現王小弟不止將其他幾人畫的很仔細,就連他的父親也畫了很多細節,包括臉頰上的痣,鬍子的形狀等等。

但是葉昭記得王小弟說過,自己從冇見過自己父親,如果這些不是他想象出來的,就隻能是他的哥哥姐姐告訴他的,但是從他哥哥姐姐提到父親時的態度來看,會跟自己小弟仔細形容父親的容貌嗎?

二姐的房間很整潔,還有一股少女特有的淡淡幽香,床頭擺放著兩個老舊的毛絨玩具,或許是因為縫補過和退色,兩個毛絨玩具顯的有點恐怖。

更特彆的是毛絨玩具的眼珠子,居然一個大一個小,牆角擺放著一台縫紉機,上麵還有冇做完的褲子,看來這幾個孩子的吃穿,全是靠二姐在操持。

王家三子的房間非常簡單,簡單到葉昭一眼掃過就能觀察完畢,除了一張床和一套書桌以外冇有任何東西。

葉昭隨手抽出幾本書翻了翻,居然在裡麵看見佛洛依德‘夢的解析’這本書,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安睡的王家三子,很難想象,生活在偏僻山區的孩子會看這種外國書籍。

王大拿的房間就非常豐富,裡麵擺放的東西亂七八糟,有啞鈴,有單杠,牆上還掛著一把弓箭,床頭伸手就能夠到的地方還有一根鐵棍,看的出來王大拿是一個防備心很強的人。

離開二樓,葉昭來到三樓,這裡大部分房間全是閒置狀態,地板上的積灰可以表明已經很久冇有人進入過。

葉昭在這裡發現了一些書畫,還有一台老式踏板鋼琴,看來這棟老宅原來的主人,是一個非常富有才情的人,也能看出當時他的生活應該過的不錯。

從一樓到三樓的樓梯,都是在同一處位置,呈之字型向上延伸,但是三樓通往小閣樓的樓梯卻在三樓的另一邊。

葉昭順著老舊的樓梯緩緩往上,在原本用來進出閣樓的房門處,發現這裡此時已經用紅磚砌成牆,雖然還能看出明顯有個門的輪廓,但是已經被完全封死。

葉昭伸出手指,反手輕輕的敲了敲紅磚,貼耳過去細聽,卻什麼也冇聽到,不死心的葉昭跳到彆墅牆外,但是卻發現閣樓的窗戶也被紅磚封死。

想了想之後,葉昭握緊拳頭運起壯氣訣,用野球拳的手法一拳打出,一抹淡淡的金光包裹著葉昭的拳頭,‘嘭’的一聲巨響,拳頭直接在紅磚上砸出一個洞來。

葉昭貓腰鑽進閣樓打量著四周,發現這是一間放雜物的閣樓,一堆雜物堆在閣樓的角落處,而左側靠牆位置地上卻有四張草蓆,草蓆的前方放著四個鐵盆,而草蓆的後方有四條固定在牆壁上的鐵鏈;

“這......難道......”葉昭心底隱隱有了猜測;

“你是誰,是怎麼進來的!”

王大拿憤怒的聲音在葉昭身後傳來,葉昭其實早就聽見對方的腳步聲,而且他還知道另外三人正躲在樓梯的拐角處,葉昭轉身麵向王大拿開口問道;

“你們四兄弟曾經被關在閣樓上?”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現在要求你馬上離開我們家,不然我就對你不客氣!”王大拿揮動著手中的鐵棍聲色厲荏的說道;

“我猜猜,將你們關起來的是你們的母親?”葉昭淡淡的問道;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現在馬上給我滾!”

葉昭皺了皺眉頭,難道自己猜錯了?看王大拿的神情,分明是真的不知道關於囚禁的事,但是為什麼草蓆,鐵盆和鐵鏈都是四份?

葉昭想到一種可能,引領者之所以安排自己能接觸到四個完全冇有武力值的人,那是因為這四個人根本不知道王家老宅有什麼秘密,如果這就是引領者給自己的任務,那就麻煩了,因為到現在為止自己根本接觸不到其他人。

看著眼前這個,強裝鎮定站在自己麵前的青年,葉昭考慮了一會之後,直接衝了上去一拳打在對方的腹部,王大拿感覺自己好像被人用大鐵錘輪了一下,整個身子蜷縮起來吐出了膽汁。

一招放倒王大拿後,葉昭向著樓梯處大喊了一聲;“都出來吧。”

引領者不可能安排完全不知道線索的人與自己接觸,自己隻有48小時,根本冇有那麼多時間跟他們玩感化遊戲,既然他們不是任務關鍵角色,引領者也冇說不能搞死他們,那麼放倒後再審問也是冇有問題的。

樓梯拐彎處,二姐將兩位弟弟保護在自己的身後,緩緩走了出來;“快放了我大哥,你到底想做什麼?”

葉昭笑了笑;“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想做什麼,把你們知道的事情都跟我說說,不管你們認為要不要緊的事全部告訴我。”

“你這個瘋子!”二姐大罵一聲;

葉昭也是無奈,他如果有方向就不會這麼頭疼了,執行引領者任務時,什麼都要靠自己,如果想詢問引領者情報是要花錢的,況且葉昭剛纔就試過了,挑戰任務根本無法得到引領者的任何幫助。

葉昭剛要擒下姐弟三人,原本倒在地上的王大拿突然站了起來大吼一聲;

“不許傷害我的弟弟妹妹!”

葉昭回頭一看,王大拿不知從哪掏出了一把老式火槍正對著葉昭,葉昭瞥了一眼旁邊那堆雜物,心底微微有些奇怪,閣樓裡怎麼會藏了一把火槍?

但是也冇太往心裡去,以如今自己的實力,就算王大拿拿出一把衝鋒槍也不太可能對自己造成麻煩,葉昭平靜的對著王大拿說道;

“我勸你不要開槍,我保證你的子彈一定冇有我快。”

“混蛋,少看不起人,任何人都不許欺負我的弟弟妹妹,去死吧,混蛋!”

王大拿開槍了,王大拿火槍被搶了,王大拿再次倒下了......

一樓餐廳內,王大拿四人被葉昭捆在椅子上,嘴巴裡都塞著破布,冇辦法,他們罵的太難聽了,葉昭又不是噴子也冇興趣與他們對噴,抽出匕首坐在四人的身前,葉昭麵無表情的看著二姐說道;

“現在我開始問問題,你的回答如果不能讓我滿意,我就會在你大哥或者兩個弟弟身上隨機切下一塊肉,聽清楚了就點點頭。”

看到二姐點頭後,葉昭用匕首挑開她嘴上的破布問道;“你母親怎麼死的?將所有細節全說出來。”

二姐顯然冇想到葉昭會問出這麼一個問題,雖然疑惑,但是還是老實回答道;

“去年十月初開始,媽媽開始覺得身體不舒服一直咳嗽,後來甚至發了高燒,本來隻以為是普通感冒,我們這裡距離鎮上太遠,媽媽就不想跑一趟,但是之後兩天媽媽躺在床上動都動不了高燒一直不退,甚至咳出了血,這時我們再想將媽媽送去鎮上已經來不及了,大哥將媽媽背到一半路程的時候媽媽堅持不住去世了。”說起這些二姐的聲音帶著哭腔;

“當時你們幾個都在嗎?”

“小弟太小,大哥擔心帶著他影響速度就將他一個人留在家裡,是我們三個送媽媽去鎮上的,媽媽臨死前我們都在。”

葉昭猜測可能是急性肺/炎之類的疾病,感覺他們母親死亡這條線應該冇什麼疑點,隨後又問道;

“那麼你們的父親呢,你們搬到這裡後還有遇見他嗎?”

二姐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恐懼;“冇......冇有......”

葉昭那對丹鳳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很抱歉,你撒謊了,必須接受懲罰。”

說完葉昭一把將匕首捅進王家三弟的大腿,接著輕輕一揮就割下了一大塊血肉,鮮血順著王家三子的腿流到地麵上,王家三子痛苦的搖擺著身子口中發出‘嗚嗚’的嚎叫聲。

葉昭轉頭看向二姐葉昭平靜的說道;“記住,不要對我撒謊,現在回答我,你們什麼時候遇到過你們的父親?”

聽著三弟痛苦的嚎叫,卻因為口中破布發不出聲的模樣,二姐憤怒的瞪著葉昭,但口中卻老實交代道;

“半年前,那個人找到了這裡,當時我隻是遠遠了看了他一眼,大哥說他有辦法應付那個人,叫我保護好兩個弟弟,我拗不過大哥,就帶著兩個弟弟躲到了閣樓上,那天晚上很晚大哥才渾身是血的回來,他說父親以後再也不會找我們麻煩了。”

“你大哥殺了你父親?”葉昭驚訝的問道;

二姐不想承認,但也冇有否認,猶猶豫豫的開口問道;“你要去報警嗎?”

“冇興趣。”葉昭回了一句,二姐明顯鬆了一口氣,葉昭想了想感覺這裡麵有很大的問題;“閣樓不是被封住了嗎,你們怎麼躲上去的?”

“當時閣樓還冇有被封。”

葉昭一怔;“也就是說閣樓是你們封的?你們為什麼要封閣樓?”

“因為閣樓上破了一個洞,如果下雨會漏水,樹林也有些小動物會從那裡闖進來。”

葉昭眯了眯眼睛感覺還是不對,比起封閣樓,直接補那個所謂的破洞不是更簡單嗎?於是繼續問道;

“閣樓地上的草蓆是給誰準備的?”

“我不知道什麼草蓆。”眼見葉昭又要對三弟下手,二姐驚叫著;“我真的不知道什麼草蓆,之前冇有那種東西的,至少在我們封起閣樓前,絕對冇有草蓆,我說的都是真的!”

葉昭皺起眉頭,感覺這個二姐並冇有說謊,想了想後再次用破布堵住二姐的嘴巴,挑開王大拿口中的破布開口問道;

“你知道那些草蓆嗎?”

王大拿此時非常的氣憤,那雙瞪大的雙眼湧動著濃烈的怒火,好似要將葉昭直接燒死,但是不回答葉昭問題的下場他已經看見了,冷哼一聲說道;

“剛纔在閣樓上我就已經對你說過了,我根本不知道什麼草蓆。”

“難道有人在你們封了閣樓之後住在裡麵?而且正好跟你們一樣是四個人......還有那鐵鏈,這非常奇怪......”

葉昭沉吟一句抬頭又問道;“將你殺害你父親的過程詳細的說給我聽。”

“當時我雖然害怕麵對那個男人,但是我是大哥,我必須站出來保護弟弟妹妹,所以我去求那個男人饒了我們,但是那個男人手持鐵棍一直追著我打,邊打邊罵,說我是將他送進監獄的不孝子,我一路逃,最後逃到懸崖邊,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下,我和那個男人扭打在了一起,最後他被我推下山崖,我當時很害怕,既怕他死了也怕他冇死,如果他冇死一定會更加瘋狂的報複我們,所以我到了山崖下確認過,那個男人確實摔死了。”

葉昭一直盯著王大拿的眼睛,總感覺對方好像在隱瞞著什麼,但又不像是在撒謊,追問了幾個細節問題,王大拿也一一回答出來,並冇有出現前後矛盾的情況,但是葉昭依然不死心;

“你說你父親是越獄出來的,警察很可能就會在他老家附近蹲守,他為什麼要冒那麼大風險來找你們,真的僅僅隻是為了報複你們?”

“因為......因為......”王大拿將心一橫開口說道;“我可以告訴你實情,但你必須答應放過我們四個。”

葉昭目光一亮露出了一個笑容;“可以!”

“那個男人之所以追過來,是因為他在入獄前藏了一筆贓款,那筆贓款被我母親偶然間找到,後來聽說那個男人越獄了,我母親才急急忙忙的帶我們躲到這裡,因為那筆贓款被我母親花掉了很多用作生活費,這些年我們的花銷大部分都來自那筆贓款,還剩下三分之一左右,我可以把剩下的錢全都給你,隻要求你放過我們。”

葉昭收斂笑容皺起了眉頭,因為他感覺那筆贓款,並不是自己要探查的所謂真相......

根據王大拿的指引,葉昭在王母房間的一個暗格內找到了一個大鐵盒,鐵盒內全是現金,目測有一萬多塊的樣子,葉昭伸手將現金拿起,但是就如同葉昭推測的那樣,他並冇有收到任務完成的提示,看來王父這條線也不對......

隨手將鐵盒和現金丟在一邊,葉昭回頭看了看王大拿,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王大拿被葉昭那古怪的眼神看的渾身不自在,哆哆嗦嗦的開口道;

“你......你還想怎麼樣,錢都給你了,你答應會放過我們的。”

“我不要錢。”

“那你想要什麼?”

“我不知道.......”

王大拿驚訝的看著理直氣壯的葉昭說不出話來,而在他身後的二姐則大叫道;

“喂,劫匪先生,你能彆這麼任性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