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彼岸_遊戲王 > 第3章 殺機

彼岸_遊戲王 第3章 殺機

作者:兩個大笨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6 02:56:39

-

乞丐將右手伸到背後,在腰帶後麵摸了又摸,心中不停地盤算著。

龍鬚金針,長不到兩寸,粗不過青絲,由韌性極高的純金打造,但因為其硬度遠不如鐵,所以往往隻有內力極高的人才能使用。

金針入體,感覺似蚊蟲叮咬,但隻需一個時辰,中招者便會氣血攻心,暴斃慘死。

這是乞丐最隱秘的暗器,平時都藏在他的腰帶後麵,所以他最先摸到的便是這龍鬚金針。

金針不僅隱蔽,而且入體後根本無法取出,所以用一根便少一根。最開始是十二根,如今也隻剩下兩根。

“不過是殺個殘廢,用不到金針,還是留著明天再用。”

乞丐這樣想著,手又往旁邊摸了摸。

鐵砂丸無疑是最好的選擇,都是最便宜的鐵砂製成的小鐵球,也是最常見的暗器之一,殺一個殘廢足矣。

此刻的破廟有些太過安靜,人往往在盤算壞事的時候纔會表現的太過安靜。

躺在地上的李翔也覺得此刻太過安靜,他掙紮著坐了起來,想看看乞丐此刻臉上的表情,想知道他是否會相信自己的“鬼話”。

“你在摸虱子?”李翔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突然的發問打破了破廟的平靜,周圍的氣氛變得有些曖昧,對視的兩人都隱隱約約猜到了些什麼。

“趙老大!趙老大!”

殺氣騰騰,目光如電。乞丐調動真氣集中於指尖,正要出手,卻被這聲叫喚打斷。

破廟中的兩人尋聲看去,一個同樣衣衫襤褸的乞丐正朝著破廟奔來。一邊跑,還一邊叫喚著。

李翔笑了笑:“你姓趙?”

殺氣逐漸散去,乞丐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

一個重病的殘廢……若是幾天後還活著,再來親手結果了他。

乞丐收起鐵砂丸,笑道:“活著的時候我叫趙鑫,現在投了丐幫,底下人都叫我趙老大。”

“丐幫……這裡是何朝何代?居然會有丐幫?”

“唐國。”

李翔不解:“唐朝?丐幫最早確實誕生於唐朝。”

乞丐搖了搖頭:“並非是一段真實存在過的曆史,隻是我們所處的這片土地叫做唐國。”

兩人一言一語之間,剛剛的乞丐已經從不遠的地方跑了過來。

他並未注意到廟裡的李翔,直接對坐在廟門口的趙鑫大聲說道:“趙老大,思來縣的兄弟們已經安排妥當,明天醜時全憑趙老大下令。”

趙鑫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還打聽到些什麼?”

那人想了想回道:“其實思來縣東邊青樓,南麵的賭場,西邊的酒樓和北麵的錢莊都是王老闆的場子,明日醜時他應該不會去錢莊賭場,窯子和酒樓倒是都有可能會去。”

“龍鳳樓……醉夢樓……常樂坊……信義錢莊……這位王老闆真是好大的手筆。”

“其實思來縣大部分的田地產業都已經是他的了,不過隻有這四個地方是他親自在經營。”

趙鑫點了點頭:“如此看來,思來縣的縣令也得敬他三分咯?”

“縣令,縣尉都是他的至交好友。”

“哈哈哈,他這種人也看得上小小的縣令?”

趙鑫擺了擺手,示意手下退去。

李翔在一旁聽得很清楚,再結合之前趙鑫所言,明天就是他對龍鳳樓老闆下手的日子。

“這種事你乾過幾次?”

趙鑫慢悠悠站起身,隨手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

乞丐自然是不會嫌棄衣服臟的,趙鑫當了五年的乞丐,早已經習慣這身臭氣熏天的破衣裳。隻是李翔的到來,使得他暫時回憶起什麼。

“太多了,記不清。”

“你是要去搶他的錢,還是直接殺了他?”

趙鑫搖了搖頭:“你忘了嗎?所有玩家都已經知道了這個訊息,你覺得光憑我一人就能決定他的生死?”

李翔還想再問些什麼,可一陣猛烈的咳嗽之後,他完全喪失了提問的動力。他連門都出不去,何必關心彆人的生死?

趙鑫已經走至門外,夕陽的餘暉灑落在他的肩頭,猶如將軍的肩甲。清風徐徐,襤褸的衣裳在空中擺動,好似翩翩起舞的披風。

李翔暗暗讚歎:“好一個趙老大,不知你又有什麼夙願。”

趙鑫已逐漸走遠,破廟中隻剩下苟延殘喘的李翔。

依舊是一副殘破的身體,依然的無可救藥,李翔又一次跨入等死時間。

很無奈,很窩火。很落寞,很痛苦,李翔再也找不到一個詞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他不想死,可是連天都不答應。

急促的呼吸是最無力的還擊,兩條斷腿時不時傳來強烈的灼燒感,他又要死了。

夕陽西下,飛鳥還巢,雜草裡的各種蟲子也開始活躍起來。剛剛沉寂的破廟,刹那間也迎來了片刻的歡快。李翔神誌開始模糊,逐漸昏死在這片祥和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金色的光輝透過破敗的瓦片灑在李翔的臉上。胸腔中的沉悶和斷腿的灼燒感一掃而儘,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的饑餓

人越是健康,胃口就會越好。隻有健康的人,纔會有強烈的饑餓感。這種饑餓感對李翔來說很是遙遠,曾經幾個月的胃癌讓他幾乎吃不下任何東西。

現在他隻想立刻起身,衝去路邊的包子鋪,往嘴裡塞上七**十個包子。

李翔緩緩睜開眼睛,還未看清楚些什麼,一股清香率先闖進他的鼻子,似乎是一股髮香。

“師父,這人醒了。”

清脆的少女聲趕走了李翔不少倦意,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睜大眼睛,一睹少女的芳容。

少女看上去年紀不大,臉上堆滿了專屬於這個年紀的稚嫩。雪白的皮膚摻合進絲絲紅暈,粉色的臉蛋分外惹人憐愛。睫毛微掃,數不完秋波暗起。皓齒輕啟,說不儘情深愛意。

李翔看得入迷,正想再看個仔細時,一雙明亮烏黑的眼睛迎麵撞上自己的目光。清澈的目光羞紅了李翔的臉。

少女嘲笑道:“你偷看我,我冇有害羞,你怎的倒先害羞起來了?”

李翔聽罷捂住自己半張臉,一來怕自己將肺癆傳染給眼前的少女,二來也遮一遮自己比猴子屁股還紅的臉。

“姑娘,實不相瞞,我肺疾難愈,你還是離我遠些,免得感染給你。”

少女聞言笑得更加燦爛起來:“放心吧,小小肺癆,我師父根本就冇放在眼裡。對他老人家來說,不過是揮揮手的事情。”

“師父?”

李翔四處張望了一會,終於在一旁的角落裡發現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

那老人鶴髮童顏,穿著一身粗布麻衣,上麵的補丁在他道風仙骨模樣下顯得又有些突兀。再看那少女,一身淺藍色綺羅裙,與左手所戴的飄藍花翡翠手鐲相得益彰,更加襯托出少女的靈動。

“敢問閣下……?”

話音未落,老者便回道:“今晚我要去殺一個人,路過此廟於佛前將你救下,如此算來也算功過相抵……”

不等老者說話,少女得意道:“你小子也算是時來運轉了,傷成這樣在廟裡等死,冇想到歪打正著卻被我師父救下。”

“善哉善哉,老夫不求問心無愧,但求天下無病。既是相遇,也說明你命不該絕。並非老夫仁善,是你命該如此。”

李翔正準備向老者行禮,可惜仍舊站不起身子,斷腿雖被重新包紮一番,但斷腿仍是斷腿。

他雖然不知道老者是如何一夜之間治好他的肺癆的,但李翔有一種強烈的直覺,眼前之人一定會有辦法治好他的斷腿。

想到這,李翔雙手強撐起自己的身子,佝僂著頭,擺出鞠躬的樣子向老者說道:“大師不如送佛送到西,再醫一醫我的斷腿。雖然李某現在無以為報,但日後……”

不等李翔說完,老者便將一本書扔在了他的手邊。

“這本心經的前三頁有斷肢重生的方法,不過你隻可看前三頁,三頁之後一個字都不許看。你若答應,這本書可以在這留一天。待我殺人歸來,你再將書還我,如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