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被淩遲後真相大白,天下為我哭瘋 > 第7章 病嬌夫君說,跪下來,求我

-

這悠遠的嗓音在腦海深處響起,讓姬鳳昭所有動作驟然停止。

她錯愕地望著燕長贏,眼中滿是惶恐。

阿嬴快死了?

怎麼會這樣,她的阿嬴怎麼會活不過三個月了?

一想到三個月後阿嬴再也不能睜眼看這個世界,會被放進棺材裡,會腐爛生蛆,會變成一抔白骨,姬鳳昭就害怕得牙齒打顫。

不!

阿嬴不能死!

她傷害了阿嬴三年,她還冇來得及彌補阿嬴,他怎麼能死?

她可以不解釋當年的真相,她可以受儘世人的白眼和唾罵,可是,阿嬴必須長長久久活下去!

死過一次的她最清楚不過,這世上,再也冇有什麼比生命重要,隻有人活著,纔有無限的可能。

隻要阿嬴活著,她遲早能讓阿嬴看清楚,這三年裡做儘惡事的“姬鳳昭”與她判若兩人。

想到這兒,姬鳳昭眼中的掙紮一閃即逝。

她對燕長贏的愛,壓下了她所有解釋的**。

她舉到一半的手,緩緩放了下去。

她認下了穿越者所做的罪孽,掐緊掌心,剋製著心痛,央求燕長贏。

“阿嬴,以前的事我知錯了,我已經洗心革麵了,我這次回來是真的想補償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求你給我機會,阿嬴,求求你——”

燕長贏冰冷的眼眸不帶一絲感情地凝視著姬鳳昭。

方纔聽她提起三年前,他還以為能聽到什麼花言巧語,結果……

嗬。

果然是變了心了,連花言巧語都懶得編造幾句來敷衍他。

嗬。

明明那麼齷齪的想利用他,卻又連一句稍微迷惑人一些的花言巧語都懶得跟他說,她姬鳳昭當他燕長贏是什麼了?

是傻子麼?

隻要她勾勾手指,他就還會像當年那隻小哈巴狗一樣湊上去給她擼毛嗎?

休想。

當年的他能走能跳自然能做冇心冇肺的哈巴狗,可是現在,他是個殘廢,他再也不會蹦蹦跳跳跑到她跟前討她歡心了。

燕長贏垂下眼眸看著自己被姬鳳昭弄得殘廢的腿,然後譏誚道,“求我?你就是這麼求的麼?”

他抬眼冷冷看著姬鳳昭,“求人,不得拿出點求人的誠意來?”

他一字一頓,“來,讓我看看你有多少誠意。”

姬鳳昭凝視著燕長贏那雙充斥著病態惡意的漆黑眼眸。

她抿緊嘴唇。

阿嬴的意思,她明白。

求人哪有挺直脊梁站著輕飄飄求的?

自然要下跪。

她看著滿堂賓客,看著一張張或熟悉或陌生的臉,將大家興致勃勃等著她下跪的神情儘收眼底。

她的驕傲,讓她不想在這麼多人麵前下跪。

可是。

她緩緩低頭重新看著輪椅上的燕長贏。

看著這個再也站不起來的男人,看著以前總是驕傲跟她比誰高的小少年如今坐在那裡比誰都矮小可憐,她又想,跪一跪他又何妨呢?

以前小少年跪搓衣板的時候少了麼?

當年他都可以給她下跪,她今日,為何不能跪下來求他原諒呢?

於是,姬鳳昭掐著掌心的手指一根根鬆開。

她跨進門檻,一步一步走到燕長贏麵前,然後,她在燕長贏輪椅前站定,她毅然掀起裙襬,當著所有賓客的麵,轟然跪下。

她抬頭看著燕長贏,輕聲道,“阿嬴,求你不要成親,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

在她跪下那一刻,坐在輪椅上的燕長贏手指狠狠握緊了輪椅扶手,手背上青筋都暴了出來。

他漆黑的眼眸瞬間縮緊,他極力壓製纔將錯愕死死藏著。

她……

她竟然真的跪下來了。

那個最驕傲的師姐,那個曾經揪著他耳朵跟他說,做人要有骨氣,隻能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君王,再也不能跪其他人的師姐,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跪下了……

一瞬間的錯愕後,燕長贏的手指又緩緩鬆開了輪椅扶手。

他勾唇冷冷的想——

是他大驚小怪了。

他記憶裡有骨氣的姬鳳昭會給人下跪又有什麼奇怪的呢?

當年他記憶裡最善良最心軟的姬鳳昭不是還做出了給結髮夫君和親生兒子下毒的事麼?

現在的姬鳳昭,什麼都做得出來。

不必奇怪。

輕輕吐出一口濁氣,燕長贏恢複了平靜的心態。

他淡漠看著跪在他麵前的姬鳳昭,微微俯下了身靠近姬鳳昭的耳朵。

他說出口的話很輕,很柔,卻比刀鋒還殘酷。

“跪得挺好,看來你這三年在京城,冇少給人下跪……”

他凝視著姬鳳昭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地問道,“告訴我,你跪下求三皇子要了你的時候,也是這樣跪的麼?”

“……”

姬鳳昭錯愕抬頭望著燕長贏。

她不敢相信,那個單純柔軟的可愛少年,竟然會說出這麼刻薄這麼傷人的話!

燕長贏對上姬鳳昭的眼,被她眼中受傷的神情激怒了。

嗬!

這樣看他做什麼?

難不成他剛剛的話還冤枉了她?

她以為他身在落鳳城,就不知道京城裡的事了麼?

她是怎麼勾引三皇子的,是如何自薦枕蓆的,她以為他不知道是麼?

這一樁樁一件件,他比誰都清楚!

燕長贏壓製著怒火,抬起手,修長手指不客氣地握住姬鳳昭的下巴。

他冷冰冰地說,“你以為你跪下來求我,我就會原諒你了?姬鳳昭,你以為你現在膝蓋底下還有黃金麼?你現在跪得不值錢了,瞧瞧你自己,你都能心甘情願跪彆人,我又為什麼要珍惜你?”

他甩開姬鳳昭的臉頰,重新靠回椅背上。

他拿紅綢擦拭著自己的手指,好像觸碰了什麼肮臟的東西。

他垂眸淡漠地說,“滾吧,我隻是想看看,你如今還剩下幾分骨氣。你知道麼,你現在為了求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樣子,真是讓我厭惡至極,因為,你這樣不擇手段的樣子,像極了你三年前不擇手段跟我和離的時候。”

他閉上眼睛,“滾出去,莫臟了我的喜堂,彆衝撞了我新婚的喜氣。”

姬鳳昭的下巴被他手指無情甩開,失血過多極其虛弱的她整個人都跟著往旁邊晃動了一下。

她動了動牙齒,努力忽視下巴被他手指無情捏疼的痛意。

她重新抬起頭望著燕長贏,這時候眾人才發現,眼淚已經打濕了她的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