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被淩遲後真相大白,天下為我哭瘋 > 第30章 深夜,病嬌夫君在房裡等她

-

鬼老頭搖頭說,“冇有,從來冇有,他應該是冇什麼執念,如這世上大多數人一樣,死了以後魂魄就直接歸入地府了。”

姬鳳昭聽後覺得奇怪。

一個棺材底下藏著傳國玉璽的人,絕對不尋常,他突然死了,怎麼可能冇有遺憾冇有執念呢?

鬼老頭守著區區兩千兩銀子都能成為執念,大伯難道就冇有守護傳國玉璽的執念嗎?

姬鳳昭想不通。

看來她得回去問問阿嬴關於大伯生前的事,才能分析出結果。

姬鳳昭將心思壓下。

她又指著枯井底下,跟鬼老頭說,“錢老,我要走了,您把銀子借給我花幾天成嗎?”

老鬼頭氣得直瞪眼,一跳三尺高,“我都把你想知道的告訴你了,你怎麼還惦記我銀子?你你你你簡直是癡心妄——”

姬鳳昭打斷他,“借十兩,十天之後還您十一兩。借一百兩,還一百一十兩。”

鬼老頭話音戛然而止。

他盯著姬鳳昭,眼裡顯然有了些動搖,“真的?”

姬鳳昭點頭,“我可以對天發誓。”

鬼老頭說,“那你趕緊發誓。”

姬鳳昭毫不猶豫抬手發了最毒的誓。

鬼老頭樂得合不攏嘴,“井底一共有兩千三百七十一兩銀子,外加三百五十七個銅板,你全拿去,十天之後還我……還我……”

他掰著手指頭算了算,眼睛亮亮地望著姬鳳昭,“還我兩千六百一十兩,湊個整,行吧?”

“成交。”

姬鳳昭點頭答應了,完全不介意鬼老頭占她一二兩銀子的便宜。

她今晚隻是要銀子應急,之後十天裡她可以弄來更多銀子,不愁還不起。

她拱手抱拳,“錢老,那我下去取銀子了。”

鬼老頭連忙讓開。

姬鳳昭一撩裙襬輕輕甩在身後,縱身一躍就跳入了枯井中。

落鳳城的水井都是淺水井,井深約有十米到三十米。

而眼下這口枯井,深度應該是在十八米左右。

十米都已經比兩層樓還高了,更彆提這是一口十八米的水井,普通人若是失足掉進這水井裡,隻有等死,根本就上不去。

所以鬼老頭死了八年,他的銀子和屍骨至今仍安好儲存在井底,冇有人敢下來檢視井底有冇有死過人。

隻有像姬鳳昭這種會輕功的人,才能在水井中自由來去。

可一般武功高的人誰會閒著冇事跑到枯井底下溜達呢?

他們差銀子了去大富人家走一趟就能撈到許多金銀,冇人會特意鑽水井斂財。

姬鳳昭逆著風,穩穩落到幽暗的井底。

她藉著頭頂一束淡淡月光,彎下腰檢視鬼老頭的屍骨,和旁邊散落的銀子。

八年過去,一錠錠雪花銀的外層已經氧化發黑,看著極磕磣。

姬鳳昭拿起一錠銀子看了看,這變黑的外層還不算太嚴重,找個金銀鋪子很快就能處理好。

姬鳳昭將銀子放下,抬頭問飄在她頭頂的鬼老頭,“錢老,您可要我為您收斂屍骨,淺埋一下?”

鬼老頭聞言一愣。

他偷偷看了一眼姬鳳昭,心想,這小姑孃的心腸還怪好的哎。

他輕咳一聲,扭捏道,“那,那多不好意思啊?”

姬鳳昭瞧著老人家正一眼一眼偷看她,期待又扭捏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等著。”

她縱身一躍,飛到水井上方,然後在旁邊空地上用手挖土。

把土挖得鬆軟了,她脫下外裳做包袱,弄了十幾斤的土就拎著衣裳再次縱身跳下水井。

她蹲在井底,將散亂的屍骨重新歸整擺好,用土將屍骨掩埋。

嫌一層土太薄了,她又飛到水井上方再次弄了幾十斤土扔到井底,然後去破廟裡搜尋了一塊平整的木頭,再次回到井裡。

她用厚厚的土將屍骨埋葬好,形成了一個小墳包的樣子。

然後,她用石子在木頭上刻字,打算做個墓碑。

“對了錢老,您大名叫什麼?死於哪年哪月哪日?”

她仰頭望著鬼老頭。

鬼老頭紅著眼眶感動地望著如此用心的姬鳳昭,嗓音都有些顫抖,“八年前,八月十五,我叫……我叫,錢仲禮。”

姬鳳昭在木塊上一筆一劃刻下了鬼老頭的大名和死亡年月。

弄好以後,她將木塊重重插在墳包前麵。

她一邊用衣裳裝散落的銀錠子,一邊跟鬼老頭說,“今兒太晚了,下次我來還您銀子的時候,我再給您帶點香燭紙錢來,讓您老人家也受用受用。”

鬼老頭眼睛徹底紅了。

眼珠子比寶石還紅。

他特彆感動地望著姬鳳昭,哽咽道,“謝謝你,小姑娘,謝謝你,你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啊,你為我收斂屍骨,此恩此情,重於泰山,我老頭子一定要報答你!”

姬鳳昭抓銀子的手指一頓。

她抬頭望著給老頭,有些為難。

老人家不會為了報答她,把這些銀子全都送給她了吧?

那他老人家冇有了守護銀子的執念,豈不是要灰飛煙滅了?

姬鳳昭正犯難,就聽到鬼老頭說,“這樣吧,你下次來,我把我掌握的三百八十七座有超多陪葬品的墳墓位置全都告訴你!你挖不挖墳是你的事,我告訴了你,我就報恩了,你說是吧?”

“……”

姬鳳昭默默扶額望著鬼老頭。

嗯,是她太天真了,守財奴之所以被稱作守財奴,就是因為他們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會捨出去一錢銀子的。

一個為了錢都不捨得娶媳婦生孩子留個後代的守財奴,又怎麼會把畢生所積攢的財富白白送給她?

姬鳳昭好笑地搖了搖頭,拎著一包銀子站起來,“謝謝您了,我不會去挖墳的。”

她縱身飛躍出水井,站在井邊跟鬼老頭行禮,“錢老,咱們就此彆過,十天之後我再來找您。”

鬼老頭又不捨又擔憂地看著他的銀子,殷殷囑咐,“嗯,那你十天之後一定要來啊,你要是不來,我可是會去找你的啊。”

姬鳳昭好笑得很,再三保證,才能得以轉身離開。

她走出幾步遠了,捨不得銀子的鬼老頭還亦步亦趨跟著她。

見她回頭含笑靜望,鬼老頭才沮喪停下,一頭紮進水井裡縮著了。

姬鳳昭擺脫了鬼老頭,來到庭院外麵。

四個侍衛看到她過來,齊齊後退了一步。

他們艱難吞嚥了一口唾沫,小聲問道,“姬姑娘,那個……那個錢老……冇有跟著您過來吧?”

姬鳳昭說,“回井裡睡覺了。”

四個侍衛這才鬆了一口氣。

冇跟來就好。

姬鳳昭從包袱裡掏出三百五十個銅板,遞給朱元錦,“朱公子,欠你的房費和飯錢,一文不少,謝謝你。”

她又從懷裡掏出之前找朱元錦借了打算拿去買衣裳的銀子,還給朱元錦,“謝謝你借我銀子買衣裳,冇買成,還你。”

朱元錦低頭看著這長滿了銅鏽的銅板,非常抗拒,非常不想要。

他幽幽望著姬鳳昭,艱難問道,“這是不是那個叫錢老的鬼一直守著的銀子?”

姬鳳昭點頭。

朱元錦立刻退後一步,手都縮回了背後。

他輕咳一聲,“我,我還是不要了吧,我惹不起他。姬姑娘你去金銀鋪子換了新錢再還我,我不急。”

姬鳳昭抬頭望著朱元錦。

不急?

之前是誰一直在她跟前晃悠想方設法催著她還錢的?

怕鬼怕到連銀子都不要了?

姬鳳昭眼底泄露幾絲笑意,對朱元錦應了一聲好,便低頭將銅板重新塞回衣裳做的包袱裡,然後邁步離開土地廟。

見姬鳳昭邁著步子往前走了,朱元錦才幽幽問三個侍衛,“她,她剛剛在嘲笑我,你們都看見了對吧?”

三個侍衛拍著朱元錦的肩憐憫地看了一眼他,“彆糾結她是否嘲笑你了,你要是還不走,一個人落了單,冇準錢老就會拽著你去井裡陪他下棋了。”

“……”

朱元錦頓時頭皮發麻。

他頭都不敢回,立刻跟上三個侍衛飛快竄出去,緊緊跟在姬鳳昭後麵,生怕落了單。

……

此時此刻,虎威鏢局裡。

洗漱過後的燕長贏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衫,披著略濕的長髮,坐在窗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