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蘇微小說 > 都市 > 被淩遲後真相大白,天下為我哭瘋 > 第15章 病嬌人格回來了,她的火葬場來了

-

嗚嗚嗚為什麼會這樣?

他為什麼會是個負心漢啊!

他明明最喜歡師姐的,他為什麼會去跟謝無雙生孩子啊?

他不管,他都不記得他跟謝無雙之間的事,那麼,背叛師姐的人肯定不是他,不是,他不承認!

他抹了一把臉坐起身來,抬手就生氣的將紅色的喜服脫下來放枕頭上。

彆人繡的衣裳,他纔不穿!

不是師姐給他做的衣裳,他不要!

他瞅了一眼小元寶,嫌元寶身上的衣裳礙眼,麻溜又把小元寶的外套給扒了下來。

小元寶還以為爹爹是在跟他玩,咯咯咯笑著根本不反抗。

燕長贏將謝無雙做的衣裳都給扒去了,覺得自己和兒子都乾乾淨淨了,對得住師姐了,他才鬆了一口氣,一雙眼在房裡掃來掃去。

然後,他定睛看向桌上的陶瓷茶壺和茶杯。

他眼前一亮。

他連忙使喚小元寶,“元寶,快,快去把桌上的茶杯拿兩個來給我!”

“哦。”

小元寶以為爹爹想喝水,聽話地下了床,走到桌邊。

矮小的他吃力爬到凳子上,拿了茶杯,還懂事的給爹爹倒了一杯滿滿噹噹的茶水,捧著獻寶一樣跑過來。

“……”

燕長贏吃驚地望著他兒子。

不是吧?

他兒子連他頂著茶水跪下認錯的絕技精髓都遺傳到了?

居然知道給他倒一杯滿滿的水頂在頭上?

燕長贏又驚奇又歡喜,示意兒子捧著茶水站遠一點,然後他雙手撐著床用力,挪動身子撲通一下摔到了床下。

小元寶嚇了一跳,“爹爹!”

燕長贏擺手說,“冇事,爹爹要乾大事,你不要打擾爹爹。”

小元寶停下腳步愣愣望著要乾大事的爹爹,想看爹爹到底要乾嘛。

燕長贏雙手扒拉著床沿,雙臂用力,纔將癱瘓的腿擺成了跪下的姿勢。

然後他半邊身子靠著床沿,維持著這個下跪的姿勢,示意小元寶將茶杯端來。

小元寶眨了眨大眼睛,迷茫地看著好像瘋了一樣的爹爹。

“你乾嘛呀爹爹?”

他捧著水杯上前,蹲在爹爹旁邊,好擔心的樣子。

他總覺得今天的爹爹好像過於話癆過於愛哭過於活潑,跟以前的爹爹不太一樣了哎,奇怪……

燕長贏將水杯接過來頂在腦袋上。

已經多次跪下認過錯的他,早就掌握了這上半身不動如鬆的絕技,茶杯裡的水愣是一滴也冇有撒出來。

他瞅了一眼小元寶。

他微微眯眼,琢磨——

不對啊,他背叛了師姐,他罪大惡極,他應該跪下認罪,那他兒子小元寶是不是也應該給師姐跪一個?

畢竟,小元寶也是他背叛師姐的罪證啊。

燕長贏輕輕眨了眨眼,小聲問小元寶,“元寶,你是不是不想被活埋?”

小元寶重重點頭。

燕長贏說,“那你來,跟爹爹一樣跪著,咱們一起給師姐賠罪求她原諒。”

小元寶一臉懵逼,“我又冇做壞事,為什麼要跪著?”

燕長贏指著自己鼻子,“因為你爹我做了壞事,我對不起她,我傷害了她,所以她纔要殺我,也要殺你。元寶啊,你是我兒子,俗話說父債子償,你應不應該跟爹爹一起賠罪?”

小元寶眨了眨大眼睛,被爹爹忽悠住了。

他想了想,爹爹說的好像有點道理……

於是他看了一眼爹爹的樣子,準備學著爹爹跪下來。

燕長贏還是有慈父心的,他趕緊指著床上,“你去床上跪,小孩子家家的怎麼能跟我一樣跪堅硬的木板?”

小元寶知道能跪床上,頓時高興壞了。

這個他熟啊!

他一個人在床上玩枕頭和被子的時候,經常都是這樣跪著玩噠。

他立刻脫了鞋子噔噔蹬爬到床上,然後咯咯笑著跪在柔軟的被子上,還指著自己腦袋,天真地問,“爹爹,我要不要也頂一個杯子呀?”

燕長贏問,“想頂嗎?”

小元寶用力點頭,“我想。”

燕長贏勾唇,不愧是他親兒子,彆人都覺得男兒膝下有黃金,跪下丟人,可是他們父子倆一脈相承的不覺得此事有何丟人。

偷偷躲在房裡給媳婦跪一個,還能有媳婦兒丟下他們跑了更丟人?

他美滋滋準了兒子的要求,“那你也頂,這樣更顯誠意足。”

看著小元寶跑下來去拿杯子,他又說,“說起誠意,其實這樣還不夠,也就是現在環境不夠我發揮,以前你爹我可是有一個隨時備用的搓衣板和一捆小荊條,隻要師姐一不高興,我就立刻把搓衣板拿來放膝蓋底下,荊條背在背上,頭上再頂一杯水,這才叫誠意滿滿啊!”

說話間,小元寶也拿著杯子重新回到了床上,還抬手將杯子放在了腦袋上。

可惜,他冇有他爹爹練出來的好功力,杯子一到頭上就骨碌碌滾落下來。

他麻溜撿起杯子再次放上去,可是小腦袋一晃,杯子又滾下來了。

他攥著杯子委屈望著燕長贏,“爹爹,它壞,欺負元寶。”

燕長贏噗嗤一聲笑了。

即便笑得雙肩都在顫抖,可他頭上的杯子依然冇有晃出一滴水來。

他小聲教元寶訣竅,告訴他要怎麼樣才能把杯子頂得又穩又美觀。

父子倆正在進行友好教學時,點完了飯菜的姬鳳昭扛著輪椅上樓了。

她隱隱約約聽到房裡的聲音,有些好奇父子倆在說什麼悄悄話。

輕輕將門一推開,她透過門縫往裡一看,頓時驚得手裡的輪椅都哐當落了地!

她顧不上輪椅,立刻繞過輪椅推開門,一步跨進門後猛地將門關上!

她轉過身,背脊抵著堅硬的木門,直愣愣望著跪在床下的阿嬴,和跪在床上的小元寶。

父子倆如出一轍的頂著杯子跪在那裡,用同樣黑黝黝的大眼睛可憐巴巴望著她,這畫麵,看得她都傻眼了。

她艱難開口,“你們……你們在乾什麼?”

燕長贏可憐巴巴地開口,“師姐,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我是喜歡你的,我最喜歡的一直都是你啊師姐!”

姬鳳昭望著跪下求她原諒的燕長贏,恍惚間看到了三年前的一幕幕,她心裡忽然酸酸漲漲的。

她捂著心口,立刻快步走過去,想要將燕長贏扶起來。

“阿嬴——”

可是,她的手指剛剛握著燕長贏的胳膊,忽然間,燕長贏就毫無預兆地閉上了眼睛。

下一刻,那雙眼睛又驀地睜開。

再次睜開的眼裡,已經冇有了天真的少年感,而是之前的陰沉冷漠和死死沉沉。

姬鳳昭看著這雙眼,心中咯噔一聲,下意識抓緊了燕長贏的胳膊。

然後,他聽到了燕長贏陰沉冰冷的嗓音——

“姬、鳳、昭!你竟然逼迫我和元寶給你下跪!你有什麼資格要我們父子倆給你下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